X

南珠网
手机客户端

即刻下载 共享精彩

  • 17185阅读
  • 7回复

钦廉人的战时省会韶关 纠结的粤局与抗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6-20 10:40:17
— 本帖被 翻滚土豆丝 执行加亮操作(2017-06-20) —

      两次粤北会战的主力是钦廉籍张瑞贵六十三军。图为民众在战时省会韶关庆祝粤北会战胜利。

.
广东军政关系与省会搬迁

省会是一个省的行政机关所在地,一般也是全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广州作为广东的省会,由来已久。近代以来,广州发展成为中国南方最大的商业城市、区域性商品集散地、华南乃至中南各省的经济中心。大革命时期,广州国民政府以广州为根据地,出师北伐,推动全国革命运动继续发展,广州成为国民革命策源地。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由于国民党是一个派系非常复杂的政党,广州作为国民党势力崛起的重要场所和广东省会,派系斗争更为激烈。在民族存亡的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激烈的内部派系纷争严重削弱了抗战阵营的力量,危害抗战大局,导致战场的失利和省会的播迁。

广州沧陷与李汉魂开府韶关

抗日战争爆发后,面对外敌入侵和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涨,国民党广东当局进行一些抗战准备,广东省会广州成为华南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但是,广东当局内部的派系斗争并没有因抗战而消失,矛盾依然重重,纷争不断。1938年10月广州失陷,广东国民党军政要员往各个方面仓皇出逃,当局内部派别斗争暴露无遗:第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退守翁源,广东省政府主席吴铁城逃往连县,广州市长曾养甫逃赴广宁。喘息之后,他们又互相拆台。曾养甫手中握有张君嵩的税警总团和一部分民众自卫团,在广宁设省游击总司令部并自封总司令,到处收缴第十二集团军败兵枪械。愤怒之余,余汉谋在广宁设立绥署行营西江办事处,与曾部时有武装冲突发生。各方争霸一方,广东政局十分混乱。

与旷日持久的武汉会战相比,广东省会广州在短短10天内沦于敌手,国内外反响强烈,对广东当局进行口诛笔伐。中国驻美大使胡适在致蒋介石的一份电报中说:“广州不战而陷,国外感想甚恶”①。广东人民和海外粤籍华侨愤怒谴责广东当局的腐败无能,各地出版的报纸和号外也登载民谣,讽刺谩骂“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甫(谱),张君一嵩(松)”,表达了民众对丢城失地的国民党军政要人的愤恨。重庆的广东同乡会更是群情汹涌,纷纷集会要求国民政府诛钉余汉谋等军政长官以谢国人。就在广州沦陷第三天,日军企图渡过流溪河向北进犯,在江村和高塘一带受到第四战区第一游击队纵队伍观淇部的顽强抵抗,战斗持续12天。总参谋长陈诚感慨说:“广东有个伍观淇竟在广州城北阻击敌军十多日,试问正规军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②。远在江西作战的粤籍将领李汉魂认为广州失陷是“我们抗战过程中的一个不幸的至大变故”③,猛烈抨击驻粤守军“溃走异常狼狈,中外贻羞”④。以广东籍将士为主的六十四军广人官兵因丧失家园,群情激昂,一致要求李汉魂回师救粤。

在对日作战的特殊环境下,军务需要行政的密切支持与配合,政务更需以军事手段来推行。国民党当局为适应战时军事需要,将各省的军政领导统一起来,逐渐由驻扎各地的最高军事长官担任该省主席。1938年11月,蒋介石以“在广惠一带作战,指挥失当,失守广州”为由,将余汉谋处以“革职留任”处分,随后在南岳军事会议上,重新调整军事系统,任命张发奎为第四战区代司令长官,主持两广军事,并要求长期追随张发奎的李汉魂回粤主政,以改进和协调广东军政关系,取代实际上已瘫痪的行政系统,稳定广东政局。同年12月23日,国民政府正式任命李汉魂为广东省政府主席兼民政厅长,以胡铭藻(兼秘书长)、顾翊群(兼财政厅长)、王应榆(兼建设厅长)、许崇清(兼教育厅长)、曾养甫、朱晖日、何彤为委员,组成第九届广东省政府。1939年1月1日,李汉魂在连县正式接任广东省政府主席,肩负起领导后方军民坚持抗战、支持前方军事的重任。此后,他又兼任省党部主任委员、省保安司令部司令、省军管区司令等职。李汉魂抗日有功回师韶关,荣膺要职,声誉日升;余汉谋丢广州受处分,威望下降。至此,李汉魂取得同余汉谋分庭抗礼的权位。

由于广州仓促沦陷,广东当局走散四方,省政府及其主要厅局也分驻连县、云浮、遂溪、广宁等地,难以合署办公,提高工作效率;另一方面,连县偏于一隅,政治设施、交通条件难以适应战时需要,因而迁设新的省会势在必行。

韶关位于粤汉路要冲,为粤北门户,东北可接江西,西北连通湖南,加以附近产煤,商业发达,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20年代初,孙中山先生曾多次在韶关督师北伐。李汉魂1932年初任西北区专员时,公署所在地就设在韶关,对该地区的情况十分了解,深知韶关的政治和交通设施远较连县优越。为了统筹兼顾,领导后方民众坚持抗战,在1月4日召开的首次省务会议上,李汉魂提出将省政府从连县迁往韶关办公,并获得会议同意。同月6日,他与何彤一同乘车前往韶关迎接白崇禧、陈诚两人,更觉得路途远,甚感不便,决心加快迁府进度,并派参议陈卓雄负责筹备。2月下旬,李汉魂将省政府从连县迁往韶关黄冈办公,建设厅及所属农林局、合作管理处则设在田螺涌,教育厅、地政局设在小黄冈,财政厅及省银行设在马坝。后因合署办公、提高工作效率需要,财政厅、教育厅、建设厅及其所属单位以及田粮管理处、地政局均集中于五里亭。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国民党省党部等党政军机关以及许多团体、学校和八路军驻粤办事处渐次迁韶办公,韶关成为战时广东省会和后方抗战中心。

粤北会战与军政分统政治格局

韶关成为广东省会后,成为日军占领广东全境的眼中钉。从1939年11月上旬开始,日军为策应昆仑关会战,从广州发兵5万大举进犯粤北,妄图侵占韶关,中日军队展开第一次粤北大战。大敌当前,李汉魂奉令兼任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下辖第六十四军和由保安十个团扩编而成的暂二军。至此,李汉魂集广东党、政大权和部分军权于一身,达到他主政广东以来的权力巅峰。

在日寇分三路进攻粤北之际,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出巡未归,余汉谋作为粤北地区军事主要负责人,指挥第十二集团军分头迎击,但为减少损失,令各部队向敌侧翼撤退。1939年12月下旬,日军进至离曲江仅40公里的新江,敌机也空袭曲江。李汉魂对余汉谋部的表现十分不满:“十二集团军节节败退,向公(即张发奎)出巡未返,韶关无一兵,异常震动”⑤。12月25日晚,他打电话给正在两广协助白崇禧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告知韶关将面临失陷危险,请求增援。陈诚接报后,即密令驻湖南常德的第五十四军陈烈部火速乘专列开赴翁源附近,以急行军速度赶赴前线。当夜,十二集团军从三华总部秘密撤退。26日,李汉魂因第十二集团军总部撤出三华,省府尚蒙在鼓里,形势严峻,感到十分焦急。可见,余汉谋未将战况及有关策略及时告知李汉魂。同日,他致电蒋介石为撤退辩解:“以此情形,即幸而能支持若干日,然后后援既不可期,前途益难进展。故本求仁得仁之决心,实行破釜沉舟之决战,庶几死中求生,亡中图存”。⑥从该电文不难看出,余汉谋对中央增派援军不抱希望,也不知道李汉魂电请陈诚派授军一事。军政双方缺乏互相沟通,配合未见默契。

1939年12月31日,日军左翼进抵河头,右翼占领翁源,进至官渡,韶关形势益形紧张。李汉魂获悉第五十四军先头部队已入粤境,但为安全起见,指示省府乘夜迁往连县,并下决心守土,只带几名随从和秘书留在韶关办公。就在这一晚,第五十四军集结乌石坑口。1940年1月1日余汉谋见中央援军已到,抓住日寇战线漫长首尾不能相顾和运输补给困难的弱点,命令所部第六十二军、六十三军大举反攻。李汉魂也令第三十五集团军邹洪部歼灭北江西岸之敌,邓龙光部向赤、白坭面直趋清花路断敌后路。1月10日,第三十五集团军暂二军暂八师攻克清远。至此,第十二集团军、第三十五集团军以及中央援军五十四军合力将日军赶回广州,完全恢复战前军事控制区。随着战局的稳定,1月9日,经与来韶参加作战的桂林行营主任李济深以及陈诚和余汉谋等商议,李汉魂将省府从连县迁回韶关,以鼓舞军民抗敌信心,利于施政。

在大战行将结束之际,1940年1月6日,蒋介石电令邓龙光接任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翌日,他电令张发奎以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名义入桂,负责广西和广东南路地区军事,余汉谋率副司令长官部留驻曲江,负责除南路地区外的广东军事。1月25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撤销余汉谋的“革职留任”处分,标志着余汉谋在广东的声望逐渐回升。随后,张发奎率司令长官部和李汉魂嫡系六十四军相继入桂,余汉谋逐步接管了原由张发奎、李汉魂掌握的广东军事大权。

1940年8月第二次粤北会战后,原属第四战区管辖的两广被划分为第四、七两个战区,余汉谋被蒋介石提任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设在韶关原第四战区长官部旧址,仍兼广东绥靖主任公署主任和第十二集团军总司令,统辖除钦廉、高雷和阳江、阳春地区以外的广东军事力量。第四、七战区分立后,张发奎在广东的影响力日益减弱,余汉谋在广东的权力得到加强,进一步恢复了广州失陷前的权力和威望。从此,余汉谋统帅军队,李汉魂主持粤政,广东形成军政分统的政治格局。

1942年5月底,日军从香港、深圳、清远、三水等地分头骚扰广东各地国民党驻军。6月2日,7000多名日军从花县沿粤汉线北上占领源潭,翌日再犯琶江口。6月5日,李汉魂从广西竭见张发奎、李济深等人后搭车抵达衡阳时,获悉日军又犯粤北,韶关市民开始疏散。他急忙坐车返韶。就在同一天,第七战区突然召开党政军联席会议,讨论省府迁入连县一事。在联席会议上,不少人认为军情并非十分紧急,主张待李汉魂回韶后再行决定,但会议最后仍决定省政府立即迁往连县,限本月底前完成。

对于战区决定迁走省会,李汉魂感到十分意外,认为“临时疏散,自极平常,至省会永久迁移,则实不宜由单方面遽然决定,且必须请示中央也”⑦。6月5日晚11时他抵达韶关后,听取秘书长郑彦和民政厅长何彤关于迁府事件的汇报,认为需待谒见余汉谋了解具体情况后再行决定,并暗生了弃政从军的念头:“倘军事发生大变化,而人事又难如意,则虽鞠躬尽瘁,窃恐未易挽兹危局也。迩来颇有请缨杀敌,返我本来面目意,容当体察大局,再定今后努力的途径”。⑧

6月7日,李汉魂往谒余汉谋,指出日寇只到清远便受挫,婉言陈述日寇虽叫嚣“打通粤汉线”,我方有必要准备疏散以应付万一,但物资的临时疏散大有别于省会永久迁移,且韶关经过三年半的惨淡经营,已呈都市雏形,而连县局促一隅,不便施政,主张省会不宜迁连,请他重新考虑,收回成命。鉴于余汉谋迁意已决,他只得申明“临时疏散,自当即办;惟迁移省会,尚须请示中央,并请候召集各委员详商后,再下命令”⑨。他一面组织疏散委员会准备疏散重要物资,一面召集省府各委员征询省府迁移意见。大家一致认为省会不宜永迁连县,并请李汉魂代为转陈余汉谋。李汉魂再次报请余汉谋慎重考虑,不要断下永迁令,并就省府迁连事请示中央。然而一天后,李汉魂接到命令,限于本月15日前疏散完毕,且有“此后不再回韶”之规定,有关报纸也将省府迁连事公诸于众。

迁府令一公布,在粤北大地引起很大震动。许多机关人员意志动摇,精神不振,工作懈怠。社会上有关军余政李水火不相容的传言不胫而走,甚至更有谣传李汉魂将辞去省政府主席。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和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相继表示不赞成粤府迁连,李济深对迁府一事持慎重态度,重庆军政界人士亦多支持李汉魂。李汉魂深知此事绝不能恣意逞口舌之争,故一面约束部属,不许轻发一言,一面加紧疏散,静候中央命令。6月13日,国民政府复电李汉魂:“抗战期内,省府可迁连办公,并可酌留一部分人员,在韶处理紧急公务”,实际取折衷办法,既照顾主张迁府的余汉谋的面子,又认同李汉魂在韶办公的请示。面对各方反对迁府的巨大压力以及军情趋缓的客观形势,余汉谋不得不修正其粤府迁连主张。他在6月18日主动约李汉魂长谈,表示要协调好军政关系,避免两败俱伤,并于次日联电蒋介石和行政院,表示要“体察军事及设备情形,妥定迁移程序”⑩。24日,他又邀李汉魂联电中央批准将省府民、财、教、建四厅及秘书、会计两处以及粮政局、保安司令部暂留韶关。

日军骚扰与省会迁连风潮

1942年7月5日广东省党部机关报《中山日报》正式公布国民党中央对余李联电的答复:“与抗战有直接关系之各主要机关暂缓迁移。至其余各机关,省府当即责饬疏散会拟定应予迁移,日期务须遵照规定,限期于本月15日前输送完毕”,留韶各机关集中办公,以便“把握时间而配合军事,促进行政效率”(11)。表面看来,省府主要机关仍留韶办公是余汉谋自动电请中央的结果,实际上,李汉魂早在6月28日就接行政院23日命令:发本府疏散费两百万元,饬“各机关人员视工作性质,分别疏散或仍留曲江”。行政院这一决定,无疑推翻余汉谋的“永迁”省会令,只要求各机关非必要人员疏散连县。李汉魂本可立即公诸于众,但他经过冷静思考,认为此次风潮起因于余汉谋受某些野心家的播弄:“此次风潮,实酝酿于两月前,野心者盖欲加重予之种种困难,及使予与幄公(指余汉谋)隔离,俾能从中播弄,以达夺取政权之目的也”(12)。为了顾全余汉谋面子,以求军政双方能互相谅解,他决定在中央正式核准李余联电后,才将之作为余汉谋自动呈请变更的结果,在报纸正式公布。

在省会迁连事件中,李汉魂虽最终占了上风,但他能顾全大局,注意维护余汉谋的威信,暂时缓和了军政关系,平息了迁府风潮。

韶关沧陷与省府两度东迁

1944年夏,日军企图打通湘桂交通线,进据省会韶关,粤北形势顿现紧张。李汉魂急忙往竭余汉谋及省党部主任委员方觉慧等人商谈撤退事宜,省政府及其他机关有半数开始部署疏散。在获悉第七战区将沿粤汉路西撤后,李汉魂于6月17日召集各高级人员开会,商讨撤退路线。在他看来,省政府原以连县为第一根据地,以西江的罗定、信宜为第二根据地,在此次疏散中,本府部分人员已向连县迁移。第七战区亦拟西向连县、连山移动,“不特局促一偶,抑且诸多扦格”。为了“兼顾全局,及于极度困难中求开展计”,会议决定省府虽仍可向西撤退,但必要时由李汉魂率主要人员东行(13)。显然,李汉魂决定必要时东行是基于以下两个目的:一是避免军政集中连县一带,对粤汉路以东地区失去控制;二是避免与第七战区发生不必要的磨擦。在日军压境粤局紧张且未与余汉谋商议情况下,不管李汉魂决定独自东行出于控制全局这一“公心”还是顾及与余汉谋关系这一“私念”,这一决定本身意味着军余政李之间的矛盾较为紧张。次日,他将东行的想法电请蒋介石核示,并得到批准。

1944年8月,湖南衡阳沦陷,日寇沿粤汉铁路南侵,韶关受到严重威胁,西江形势亦趋紧张。李汉魂于9月上、中旬两次召集各高级官员商议撤退事宜。会议认为连阳、罗定俱受威胁,且局促一隅,决定省府人员4/10撤往东江,2/10撤往连平,4/10随李汉魂留守韶关,大部分物资疏散东江。显然,李汉魂将东江作为省府撤退的主要方向。

龙川为岭南古邑,地华物茂,东江、韩江穿境而过,有公路直达赣南各县和兴梅广大地区,水陆交通均很便利,尤其是老隆镇扼水陆交通要冲,为粤东北物资集散地,距敌又较远,地方比较安宁,是战时省府机关办公的理想场所,因而为李汉魂所注意。他下令省府机关加紧迁龙。一时间,韶关至龙川公路沿线虽迭遭日机轰炸扫射,但大批党政机关忙于搬迁龙川,大小车辆日夜奔忙。9月2日晚,李汉魂往竭余汉谋商谈粤局,余汉谋虽同意省府东迁,但为策安全,主张省府直接迁往靠近江西边境的和平,无须搬迁龙川老隆。李汉魂答以研究后再行决定,但又认为此系“好乱之徒对本府应变处置有所诽谤”(14)。9月27日李汉魂再次召集各委员商谈疏散问题,决定将已东迁的各机关分置平远、和平等安全地带,军区迁五华,保安司令部迁柳城,保安团向和平集中,省府各主要机关负责人暂留韶关,必要时始迁龙川。这一决定,实际上否定了余汉谋有关省府搬迁和平的建议,使余汉谋感到不快。随后,省府机关纷纷搬至龙川:省府暂住佗城龙川一中城北新校舍,民政、财政、教育、建设四厅分驻佗城、老隆、黎咀等地。

1945年1月下旬,日军从湘南进犯粤北,余汉谋指挥部属抵抗两天后即放弃韶关,率领司令部人员撤往江西龙南、寻邬,停留一段时间后再迁兴宁。李汉魂则率省府东迁至龙川。这样,军政之间无法协同作战,第十二集团军消极避战,省会韶关很快陷于敌手,粤省军政重心由此东移。

1945年5月下旬,驻惠州日军沿东江而上进攻河源灯塔,潮汕之敌入侵丰顺汤坑。河源一失,龙川、紫金俱受威胁。李汉魂鉴于敌情紧急,一面抽调保安五团防守河源,一面开始将省府各机关迁往平远,以便安定政治重心。平远是广东省东北角最边远的山区小县,地处粤赣闽三省交界处,万一局势进一步恶化,可由陆路向江西、福建方向撤退。6月初,省政府及其所属机关全部迁至平远大柘,龙川只留下小部分留守人员。

军政矛盾加剧与省府回穗改组

韶关沦陷后,广东军政关系更趋势紧张。迁往江西龙南的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部听说东江有人庆幸韶关沦陷,迁怒于省政府。李汉魂觉得此事纯属谣传,相信所属人员绝无幸灾乐祸之心,希望军方“勿以迁怒而益多枝节”。然而,事情并非李汉魂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军队中某些人仍在地方团队整理和粮饷供应问题上“迭示煎迫”,甚至离间党部主任委员方觉慧与省政府的关系。1945年2月10日第七战区长官部电令李汉魂:“今后国库、省库收入,及征实征借粮食,非有命令不许动用”。李汉魂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倘从此演进,前途将不堪问,盖非特本府困难,实非余长官之福地”(17)。余汉谋亦复电蒋介石,对蒋所列之弱点进行申辨,并指摘李汉魂之不足。蒋介石见军余政李矛盾日趋尖锐化,便以“配合盟军登陆”为由,决定改组广东省政府。6月27日,省军管区参谋长周游告知李汉魂,称余汉谋希望李自动提请彻底改组省政府,表示可不干涉继任人选,但张导民等四人应免职,田粮处归战区管辖。李汉魂感到军政矛盾太深,根源在于“军方之不自知不争气,敌不能抗,奸不能肃,将来必不可收拾”,自己“有职无权,势必代人任咎”(18)。在征求周游意见后,他决定尽快辞职,并于7月1日电请蒋介石尽快确定新任省政府主席人选。

日本宣布投降后,国民政府宣布任命李汉魂为上将军参议,罗卓英在广州继任广东省主席及省府委员,原任广东省委员无一留任。9月1日李汉魂在平远发表《留别广东省各界同胞书》后,即返回广州等待履新,后调任衢州绥靖公署副主任。

蒋介石的制衡策略与广东军政关系

广州沦陷后广东军政关系屡次出现不和谐音符,且愈演愈烈,既起因于余汉谋与李汉魂各自起家的军系渊源不同,代表着不同利益集团,同时也与蒋介石在广东实施制衡策略密不可分。

广州沦陷后,蒋介石改组广东省政府,派张发奎、李汉魂入粤,使广东当局原来的“余、吴、曾三足鼎立”的派系斗争消失,同时对张、余、李实施制衡策略,树立广东内部新矛盾,以便“利用广东各派系的矛盾,来培植自己的实力,插入自己的力量,破坏广东任何人的统治,统一广东,而使各派系都在缩小与互相冲突之下,受制于中央”(19),对广东各派势力实行既打又拉的策略。李汉魂作为抗战新兴军人入粤主政,资历和威望远远不及第十二集团军许多将领,更无法与余汉谋相持并论。为巩固在广东的统治地位,他对蒋介石屡表忠心。出于笼络李汉魂和制衡余汉谋的政治目的,蒋介石委任他为广东省党部主任委员、广东省军管区司令、广东省保安司令和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李汉魂成为权炙一时的实力派人物,后虽辞去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一职,但由密友邓龙光接替,实力未受太大影响。

李汉魂因非中央嫡系,且经常拒用中央系人物,使他始终未能取得蒋介石的信任,掌握广东战区的军事指挥权。相反,针对广东派系复杂的特点,为防止广东出现陈济棠式的政治强人,蒋介石继续推行制衡政策,并利用粤北会战后余汉谋威望有所上升的时机,拉拢余汉谋,将广东军事大权交给他,形成军政分统的政治格局,从而使粤省军政权力未象湖南、湖北等地一样统一起来。且为配合军事需要,蒋介石于1939年底“令战区及接近战区之省党部工作,应由所在地担任军事长官之中央委员就近指导,俾与抗战军事之要求相符合,所有重要工作计划及实施情形,应向兼任各该战区司令长官之中央委员查核”(20)。张发奎、余汉谋都是国民党中央委员,1940年1月张发奎、入桂后,余汉谋率第四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坐镇韶关,对粤省党务自然负有“指导”之责,无疑增加他在粤省的权力筹码。李汉魂未能兼任战区司令长官这一要职,对他推行地方政务多有不便。蒋介石的制衡策略,为广东军政双方的争权夺利埋下隐患。

作为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党主持广东军政事务两位主要领导人,余汉谋和李汉魂在民族大义面前,都能痛斥汪精卫的投降活动。但在蒋介石制衡政策面前,两人又勾心斗角,争夺广东统治权。李汉魂虽对余汉谋“执礼甚恭”,余汉谋也“忠厚持重”,但只是表面现象。第十二集团军不少资深的将领不服李汉魂,对省政多加干涉,并得到余汉谋的纵容。诚如陈诚所言,广东军政关系犹如“再婚夫妇”,容易因对待“子女”问题发生磨擦,前途不容乐观(21)。军政双方在对待“子女”问题上发生磨擦的背后,隐藏着各自的利益。李汉魂为巩固自己的既得利益,余汉谋为夺回广州沦陷后失去的权力,双方在军粮供应、人事等问题上明争暗斗,消耗不少精力,未能形成抗敌合力。李汉魂的各项战时施政措施,“终以种种艰困,未克悉照计划如期实施”(22),省会也因战局的变化和军方的干预而难以安定下来,这使他既怒又无奈。此外,军政双方都不敢放手发动人民群众参加抗战,相反对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抗日武装力量进行限制和围攻,极大损害了团结抗敌的大局。1945年1月1日在日军进攻下,余汉谋部为保存实力消极避战,以致韶关很快沦陷,广东也面临全面沦陷的危机。省会的失陷,说明国民党的反共反人民政策和激烈的派系斗争,严重制约了“政治配合军事”的效能,最终导致国民党战场的失败。

(作者单位:广东省档案局)

  注释:

  ①转引自李良志著《度尽劫波兄弟在——战时国共关系》,第212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年2月。

  ②粟培安:《抗日将领伍观淇》,《广州白云文史资料》第10辑,1995年7月。

  ③李汉魂《本省省政中心工作》,1939年8月2日,《李主席言论集》第一辑(一),中国文化服务社广东分社1942年4月。

  ④朱振声编:《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225页,香港联艺印刷有限公司1975年版。

  ⑤《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248页。

  ⑥黄仲文编纂:《民国余上将汉谋年谱》第44页,台湾商务印书馆1990年。

  ⑦《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307页。

  ⑧《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312页。

  ⑨《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308页。

  ⑩《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309页。

  (11)(韶关)《中山日报》1942年7月5日,第3版。

  (12)《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一册,第309页。

  (13)《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113页。

  (14)《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144页。

  (15)《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172-173页。

  (16)《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179-180页。

  (17)《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210-212页。

  (18)《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220页。

  (19)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37册,第154页,1986年12月。

  (20)《中国国民党广东省执行委员会第九次谈话会议事日程》,广东省档案馆藏档1-3-5。

  (21)《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85页。

       (22)《李汉魂将军日记》上集第二册,第236页。

      来源:《广东史志》2003年第4期

分享到
离线美国队长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6-20 15:47:07
历史这东西甚是深奥。
离线赖及万方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6-21 10:01:10
还有这段历史,挺不错的。
离线眼耳鼻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6-21 10:01:19
涨知识了。
离线CVIP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6-21 10:01:44
如果合浦还是归属广东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离线大成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6-21 10:02:02
悠久的历史。
离线lealv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7-04 06:24:53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离线闲鸟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8-17 16:37:43
强烈要求钦廉回归广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