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南珠网
手机客户端

即刻下载 共享精彩

  • 12973阅读
  • 1回复

(叙事长诗):珍 珠 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棱枫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8-20 11:08:12


作者:赵云信
                        日出东方万里晴
                        老蚌晒珠海透明
                        宝珠神光照漁户
                        世代安康享太平
                                     ——古渔歌

                          
                      
                        
坚守诗意的心灵就是生命的金牌
     ——赵云信长诗《珍 珠 灯》(序言)

                      
阮 直


    赵云信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邻居,还是我调入广西《北海日报》时接待登记的总编室工作人员。后来去了《北海晚报》,他退休后我跟着也去了《北海晚报》,再后来我又是他加入北海市作家协会的介绍人,与云信兄真是有着千丝万缕、割舍不断的关系。
    在他的叙事长诗出版之际,云信兄让我来写序,不管我的笔力有无资格触摸诗歌的高雅、甚至还是叙事长诗,我也绝不推辞,我不懂诗,但是我懂得赵云信,赵云信的生命就是诗!
    云信兄不仅文学作品写得好!做人也做得真诚实在,坦荡的胸怀像我们内蒙古的草原人一样豪爽,就连喝酒也像个蒙古族汉子。20年前他在酒桌上与刘海贤领衔的《北海日报》专刊部几条“北方来的狼”叫板,他这头“好虎”真还没赢过。那时的赵云信太忙,报社的迎来送往都要他安排接待,短短的几个月接待过来自全国近400多人的应聘,再加上总编办的日常工作,那才是真忙!云信兄的文学情怀是无法铺展的。看着我们写作品、发作品,他羡慕。他羡慕得只好怀旧,用倒嚼的方式回忆当年在部队时能专心搞创作的那一段时光。
    后来云信兄去了晚报干的也是苦差,到了一线当记者,可我就没听过他一句抱怨的话,因为他愿意写字。于是他兴高采烈地骑着两轮摩托走基层,采写了大量关注民生、民本的新闻,那时的文学还只能是他的梦。不能集中“大块”的时间操持重量级题材的作品,但赵云信还是在零零碎碎的时间里写下了不少作品,如诗集《山海相邀》、二十集电视连续剧《珠还合浦》及小戏《卖蟹》、《老兄牌药酒》、《钟竹筠就义》等。其新闻作品也获过几次全国大奖,并入选《中国文艺家辞典》。
    直到退休之后云信兄才能重操旧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终于用诗歌体裁,讲述一个古代珍珠灯的完整故事了。”历经几年准备,一部讲述珍珠美丽传说的叙事长诗终于完稿了。至于这部作品的文学与文化意义,留给专业的评论家去说吧,我想说的只是云信兄的诗意人生。
    在没有宗教的国度里谁选择了诗意的人生谁就不需要宗教了,文学艺术是人类灵魂的家园,这个最没有用的东西其实最关乎人的心灵。一个人有诗意心灵不是别人种植的,是他生命的个体就携带的,一旦外界有了适当的催发条件,他诗意的灵魂就茁壮成长。云信兄的文学艺术气质是天赋的,他还有一副好嗓子,连说话都字正腔圆,气韵十足,报社历来的文艺联欢他都是担纲大将,没有云信兄的到场就没了光彩,云信兄这个生命就是一个礼花弹,只要你去点燃,他一定给你一个五彩缤纷。
    职业的人生退休之后会很无聊,要寻找打发无聊的方式,但诗意的人生就永远闪光,一旦不再为了生存奔波,生命的本质反倒更多姿多彩。赵云信这部叙事长诗就是在退休之后才完成的,退休的他才有了行走的自由,有了自由写作的时间与空间。
    他可以走滩涂,踏水路,进农家,驻珠棚,听渔歌,记传说,采访到大量关于珍珠的素材,几经积累、沉淀之后,终于灵感萌发,经过数年构思、动笔,几经艰辛,终于让自己诗意的人生有了代表性的诗作。该长诗以章节叙述,分五章共三千多行。用诗写故事,这对赵云信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尝试。诗歌情节结构跌宕起伏,人物刻画活灵活现,诗句运用要言不烦。
    我相信赵云信的这部叙事长诗不仅有文学价值,更具文化价值,是今后研究南珠文化的学者们最好的辅助资料。但这些我觉得都不重要,这部叙事长诗最重要价值,是一个有诗意的个体生命完成了自己的一次化蝶。在中国浩瀚的诗歌海洋中,赵云信的这部诗集不过是一朵浪花,但对于云信兄它就是人生艺术领域的一次深海远航,是赵云信诗意人生的一枚金质奖章。
  
  
    阮直简介:
    现任《北海晚报》副总编,北海市文联、作协副主席、《北部湾文学》执行主编,广西作协理事、广西散文创作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协会员。
    2001年阮直被《杂文选刊》选为“中国当代杂文30家”。是《杂文报》、《杂文选刊》全国杂文大赛终评委。


第一章    珍珠海


珠池


一.
一条条支流
汇入这条大河
川流不息

冲积平原的沃水
挟带无数微生物群
奔向大海

小不点随波逐浪
几经折腾
终于来到这平静海域
走进蚌族村落

大海用威严
营造这里环境
把汹涌巨浪羁绊
让阳光煦烈
也让月光柔和

凶恶的鯊鱼
早被驱赶
橫行的蟹族
也离而远之

大海眷养了它们
安静与无虑
像一张宽阔臂膀
呵护这陆地小来客

它们在水间簇拥
与蚌族结缘
用无私的奉献
滋润了蚌的生命

这就是南国珍珠海
它从古至今
流传一个个神奇故事

二.

古老珠池
是大海的儿女
一个连着一个
与大海相依为命
每个珠池的名字
简朴而恬美

古人说
大海珠池
是龙的化身
那里沒有城墙
也沒有围璧

当地的珠民
是昔日农民
他们称池为斗
敢把大海衡量

他们把珍珠当五谷
珠池就是粮仓
他们把大海当作大地
珠池就是馥郁花园

春天来了
田野上百花盛放
而大海上的珠池
也有浪花朵朵
盎然盛开

浪花一朵朵
去了又来
来了又去
瞬间多姿多彩
瞬间又扑塑迷离

三.

龙池有个白浪湾
湾里的珍珠名闻遐迩
村里的珠民
总把自已当作珍珠
自信又自豪

有了他们
那里就有神奇大海
充满生机的海水
孕育珍珠无比瑰美

苍葱的榄林
在滩涂伫立
日出日落
海水一次次轮回

成群结队的鸥鸟
在潮涨潮落中
寻觅自已归宿

潮水涨了
它们把巢搬到船篷
潮水退了
它们把家搬回榄林

他们说海鸥像村里人
每一天都是这样
随海而生
靠海而活

四.

采珠船在晨曦中
慢慢甦醒
船主们扬帆起锚
忙碌在船头

早起的紫燕
在船间穿梭
一阵阵呢喃鸟语
告诉新的一天
开始航行

风正帆悬
船如铧
耕犁在万倾碧波中

船尾的鈎錨
依依不舍
流下与海底吻别泪花

船儿结队出港湾
一声声螺号
很悠扬也很亲切
越过海面飞向远方

螺号声是船家
出海的话语
有祝福也有问候
有牵挂也有叮咛

出航米酒
一碗接一碗
摆在船头和船尾
隨风飘香

船家渔歌
是酒后杯杯浓茶
用茶润润口
行船胆如天

歌声从远而来
从近而远
男人的歌很粗犷
女人的歌很悠扬

男人用歌声斗海风
敢与大泿捉迷藏
女人用歌笑烘日
才有黧黑皮肤当新装

五.

白浪湾外
有个狼牙滩
凶残露齿
人称鬼门关

水退时石齿相连
獠牙狰狞
涨潮时像无形幽灵
船家难辨真假

多少人和船
在那里纵不经意
就粉身骨碎

多少年
没人敢在那里
留下自己的迹痕
多少年
人们不轻易举动
揭开水下的神秘

狼牙滩
它是珠民的心病
也是他们一堵障墙

第二章    珠女

一.
                    
傍晚的白浪湾
渔舟唱晚
殷红的晚霞
把热闹点燃
                                                                
归航的采珠船
扯下了风帆
点亮点点桅灯
一盞盞如闪烁螢火
把夜幕点缀

海风带走船炊
却帶不走珠船风情

特别晚餐
汇集众家美味
船家百家姓
百种风味百种香

一家姓白人
与白浪湾情感笃深
十年前夫妻流浪
在这寄情安身
他们用血汗钱买了船
成了湾里采珠人

白家的女儿
不久前在船篷里降临
从此她与海相伴
她的名字叫灵珠

她在岁月中长大
每当伫立船头
头上的童年小辮
像吹拂的飘帶

父母下海了
她在船上很无聊
只有海鸥与她结伴
视她为朋

鸟儿飞落船中
与她嬉戏
走近她跟前
与她亲呢
它们把船头当舞台
为她歌舞

海鸥喜欢她的衫色
当她穿着白衫
在船中出现
鸟儿便约群而来

二.

今天天气特别晴朗
太阳早早就露出红脸
明珠父母起得很早
他们要到远处采珠

父亲拿出一个海螺
这是联络工具
叮嘱她遇上急事
赶紧吹响它

这一回
灵珠沒穿白衣
海鸥却来了
这是一次特别的行动

机灵鸟儿低旋穿梭
用急促的叫声
告知强风暴雨
即将来临

灵珠仰望天空
发现云层突変
天气显得很异常

她当机立断
吹响螺号
发出紧急报告
让采珠人迅速返航

当一艘艘珠船
平安驶入港湾
一场暴风雨隨之而来
从此大人赏给她
一个美名叫小机灵
然而她噘着小嘴
说海鸥比她更精灵

三.

小机灵小手灵巧
不但学会开蚌取珠
还帮父亲剖竹篾
编织蚌筐

有一天
她用细小的竹片
编成一个小蚌篓
样子像个小海螺

父亲见了
说工艺很精致
可惜空间很小
装不下白蝶珠蚌

女儿说
她要把它带下海
因为她早把梦想
装进小贝篓

母亲用黄麻
编成一条花边小绳
配搭在篓间

她悄悄对女儿说
别看它巧小
用它装珠最合辙

小蚌篓成了珠篓
灵珠天天都想着它
总有一天
她要带它下海
实现自己梦想
                    
四.
                
退潮了
四周无声
海湾一片宁靜
小机灵躺在床上
聆听妈妈讲述故亊

多年前白浪湾的海底
有人发现神秘蚌群
一只白蝶蚌母
怀育一颗千年珍珠

潮涨时它张开臂膀
受命晒珠
瞬间海底通亮透光

只要是好人
没有邪念
蚌母会偶然相见

妈妈的故亊
使她兴奋难寐
她想只要心正
运气胸存
定能见到蚌母


五.


小机灵一天天长大
她要当珠女
父母教她水下本领
她心不在焉
骚动纵身跳下海


父亲很严厉
说她孤陋寡闻
要她潜海呼吸
当作关键


潜海训练开始
灵珠在船上
把海水装进大箱
学习潜水技术

一年四季
夏热冬寒
从早到晚
贵在坚持

不到半年光景
她实践中羽满翼丰
父母乐了
答应带她潜海

她剪掉两条小辮
腰系着蚌篓
像个出征的士兵

童年时候
天天跟着大人出海
腰缠浮物御防坠海
但今天以往不同
有了本事才那样自信
                    
潜入深深海底
如一条美人鱼
寻找海里珠蚌
尤如蛟龙戏珠
                      
她成了父母的帮手
不到一天功夫
船上蚌贝满仓
                      
眼看夕阳西沉
落霞满天
天边的鲣鸟
声声催船归

此时的灵珠
还在水下采蚌
母亲急得直跺脚
唯有父亲心中有数
他最了解女儿心亊

灵珠出水了
母亲高兴发出尖叫
她说傍晚水温下降
蚌贝晒凉易捞采

缷下满满贝篓
只对亲人淡淡叙说
如今女儿长大成人
已懂得为父母操劳

六.

珠民和睦相处
沒有争斗
沒有虞诈
沒有欺霸

称兄道弟
以船为邻
渔舟唱晚
大碗当酒杯
招一招手走过船
喝酒不论辈
酒里藏着声声大着
寓意年年好景

当百舸帆影
在浪里穿行
船下浪涌
仿佛是絮语声声

多少年冬去夏来
一路同行
他们飘泊大海
从不觉日子艰辛

只因亲情暖心
总惦记留守亲人
上岸叫一声爹妈
亲亲身边幼小儿女
共享天伦之乐
一天的劳累
隨风而去

特别的情愫
凝聚眚独特的爱
                      

第三章   封海


一.


白浪湾
方圆数十里
岸上有座衙山新城
是牛县令出入地方


三乡六里的珠民
都晓他是个贪官
一张长马面
嵌着一双核桃眼
还有一副毒狠心肠

有人给他顺口溜
牛县令  真是牛
不吃草  眼眍眍
贪珍珠  藏私兜

他平时装腔作势
假装体恤珠民
暗地里贪赃枉法
残害百姓

梦想当太守
向上阿谀奉承
向下加赋增苛
勒索珠民

每到采珠时节
威迫珠民下海
掳得珍珠百斗
进贡皇城

然而命舛临头
所有珍珠贡品
年年如数退回

他满腹狐疑
惆怅不安
在心烦意乱之时
总想起身边师爷

师爷姓苟
县令御用心腹
他惯用刁端伎俩
对百姓阴险毒辣

有一天霪雨纷纷
衙门之夜灯火昏暗
守门的衙差
戟矛伫立

师爷与县令
在室内交头接耳
苟师爷连连出计
为主子献谋

进贡珍珠
切勿施大意
如今遇事要三思

小珠百斗显小气
大珠显神威
神威能招鬼推磨
磨转好办亊

听说白浪珠池
海底曾现夜明珠
若能采到作贡品
皇帝赏你官爵

师爷一席话
令县令神魂颠倒
从此
两人挖空心思
想出毒计条条
                  
县令霸占珠池
实施封海
暗中派人捞取神珠

这居心叵测消息
像一块巨石
击起阵阵狂澜
            
愤怒的珠民
誓要讨回公道
正义的人流
涌向衙门
声声呐喊
还我珠池

苟师爷带着护兵
来到人群中
传县令口谕

珠池禁采
乃是县令计策
近年珠贝稀少
只因滥采成灾
让珠池休养生息
正是县令妙计

灵珠父亲回到家
坐在船上一言不发
他把酒碗摔破了
船头叠好的蚌篓
也被他踢入大海

父亲的心亊
灵珠全知道
她想用另一种方式
安抚父毌
但口中难言
                        
世代珠民
靠海吃海
珠贝就像农民的谷
珍珠就像缸里米
不出海势必断炊
偷海势必中伤

眼前衙兵严防
珠船一筹莫展
出海如上刀山
采珠如竹篮提水
珠民如锅中蚁
生命难存                        

二.
                    
天边发白
太阳尚未露面
灵珠早起打扮
穿上那件白衣
她说要去一个地方
这是秘密行动

她做个鬼脸
向亲人告别
笑说去湾外海底
捞个太阳回来

父母送她出海
他们最信赖女儿
有潜海高强本领

眼看太阳已中天
海面还没一丝动静
为她备好的午饭
凉了又凉

焦急的父母
终于看见远处海面
出现那件熟悉白衣
海鸥从远处飞来
一个个飞落船头
发出尖尖叫声

鸟儿的眼晴很锐利
它们也发现了
海面上的目标

父亲驾船迎接女儿
母亲流着喜泪
呯唤心中宝贝
群鸥围着她
庆祝朋友凯旋归来

灵珠坐在船舱
高兴讲述下海的经过
她在水中潜游
秘密来到狼牙滩

父母听罢顿时惊怵
楞楞望着她发呆
女儿很幽黙
说她是水中奇兵

她闯入狼口
来到狼牙礁下
透过慧眼
发现那里的秘宻

这令人生畏的海滩
上靣迹象险峻
但底下奇景十分绚丽
无数白碟蚌贝
无忧无虑群居礁下
群鱼以蚌为邻
逍遥自在
礁体成了掩体
也成了守护神

她身临其境
遨游海底
骞地眼前的一幕
令她耀眼夺目

只只珠蚌
如一把把大葵扇
成了海底庞大葵林

父母从她眼神中
看出她的兴奋心情
这弯曲的水路
是珍珠王国的迷藏
从此灵珠成了奇人

                            
三.
                        
白浪湾晚上
岸上酒馆很热闹
往日港口重兵把守
今夜兵卒无影

一阵阵猜拳喝令
从酒馆内传来
一群年青人
策划调虎离山宴
来个暗渡陈仓

有人为衙卒斟酒
大醉酪酊
有人策划偷海
为生存玩命

灵珠父毌
知道亊情不妙
年青人要过狼牙滩
晚上沒有娴熟本领
势必吉少凶多

时不待我
急需起锚启航
去追赶偷海人

夫妻俩花尽力气
边棹船边捜索海靣
狼牙滩就在前方
船队在漆黑中
映入眼帘

联络灯光掠过海靣
彼此间获得沟通
经定位指点
船队闯过狼牙滩
顺水而下

唯有夫妻船
船桨被礁噬拖
来回打转
刹那间
一股湍流袭来
灵珠父母
双双被巻入水中
无法回还

四.

船殇人亡
像晴天霹雳
传到村中
灵珠的小叔晚戈
带着她和乡亲们
寻觅父母踪影

两天后
有人在近海
发现献身的双亲

一群群海鸥
唱着哀歌飞來
一个个抖开羽毛
如朵朵白花
祭奠好人

灵珠扑在父母身上
悲痛欲绝
众人声声恸哭
涕泪交加

灵珠在墓前
为亲人祈祷
沒有更多泪流
只因伤心泪水
早就流干了

乡亲们
从四面八方赶来
他们采下黄荆花
撒落坟前
悲壮的螺号声
为英灵送行

灵珠失去了双亲
晚戈成她唯一亲人
他在衙门做事
常叹能力不如人
自命心不甘

灵珠思念父母
天天望着大海
心如涌潮
澎湃不息
她决定东山再起
依然以船为家    
                      
笫四章   涅槃

晒珠

一.

一艘新舟
停泊在原来位置
一股炽热的情怀
不忘初心

经风雨摔打
炼就倔强性格
当年的小机灵
如今成了采珠强人

每天随船队
早出晚归
竹笠下的身姿
黑黧矫健

一个人在船上
里里外外
全靠自己支撑
白天冒日潜海
晚上借月开蚌
船外晚风扑扑
船内一片谥静
惟有天上的星星
闪烁一双双眼睛
笑看灵珠入梦乡
                    
二.

今天是灵珠的生日
她要按妈妈生前的话
到蚌母出没的地方
让母亲托福
碰碰运气

把短发盘实
把贝篓绑紧
避开层层岗哨
潜水而行
很快来到狼牙滩下

海底的蚌区
白蝶贝与往不同
它们集结相拥
像一支礼仪队伍
迎接贵宾

一只老蚌侃侃而来
她敏触来者的善意
蕴藏着无比温情

蚌母沿地不动
打开贝扇晒珠
一颗硕大珍珠
在它体内闪闪发光
海底刹间光芒无比

这是千年蚌母
审时度势
对她一片真情

灵珠终于目睹
这壮丽的时刻
她情不自禁
来到蚌母靣前
向她三叩头
铭谢主子恩典

蚌母似乎懂得
她的来意
只见她抖动玉体
抖出夜明珠

倏忽间
宝珠徐徐翻动
飞落小贝篓

灵珠霎时眼花缭乱
如幻如梦
置身这绚丽海底

待她清醒时
蚌母已潸然离去
身边所有伴蚌
也无踪无影
                      
她带着小贝蒌
在返回的水路上
似乎听见蚌母祝福                    
造福于民
善哉善哉

三.
                                                    
灵珠回到船上
深藏若虚
像往常一样
孳孳不息与海相处

一个偶然机会
她遇见一位打更人
打更人名叫梆叔
一位四十出头的外地人

三年前他来到村中
用手中的竹梆
为民报更植根村中

梆叔为人正直
善解人意
村中重要大事
他总是罄梆相告
                                
梆叔成了珠民知已
也成了村中的一员
人们的心事
总向他倾诉

他知道衙门腐败
县令从政无能
繁重的苛捐重税
压得珠民难以伸腰

每天所采得珍珠
除了上交
寥寥无几
珠民的日子
如竹蓝打水
难上加难

漫漫长夜
敲梆的更声
打破夜的寂静
每当村里人听到
耳熟能详的梆声
就知道子丑酉卯
倍觉亲切

四.

一个风雨阴天
明珠来到梆叔处
静静聆听
打更人的人生倾诉

二十年前从军
二十年后解甲归田,
孤鳏一人无依靠
来到白浪港湾
打更糊口

别道夜间寂寞
他谈笑风生
打更人不孤单
只因心中有情结

梆声告诉平安
梆声急报危情
梆声是话语
话语连着百家人

从此后
两人莫逆之交
相互信赖
她悄悄告诉他
小贝篓里的秘密
比生命还重要

梆叔见她孤身力簿
嘱她上岸住入小叔家
并为她暗定梆号
以防万一

邂逅
                                                      
一.
                      
封海数月
白浪湾成了衙门天下
县令葭莩之谊
派来采珠高手
捞采夜明珠
怙恶不悛

师爷日夜督战
爪牙轮番下水
神珠踪迹未曾发现                        
苦叹梦想成泡影
                                                
牛县令恼羞成怒
指着他们破口大骂
一个个都是大饭桶
弄不到神珠
别想回衙门
                        
师爷仰望天空
心中暗暗
他来到主子跟前
又献一妙计

他说天上的月亮
是蚌母情人
八月十五团圆节
情人相见理应当
蚌母现身
迫珠民下海
夜明珠束手

如此奥妙之计
逗得县令棒腹哈笑
当晚老牛睡得很香
梦中他升官发了财

二.
                      
农历八月十五
天上月亮特别圆
白浪湾珠
家家户户庆团圆

全家老老少少
合家团聚
香烛案头拜明月
愿天宫显灵

家家门前挂花灯
节日喜气盈门
红红鲤鱼灯
寓意年年有余
福禄双全玉龙灯
年年送安康

今年花灯盏盏美
忘不了那位制灯人
他英俊潇洒
来自中原名叫晋男

一家三口
祖传制作花灯
老家在中原
                    
三年前因遭旱
兵荒马乱人心惶
家遭劫难
父母惨害身亡
此后孤身南下
来到珠乡

晋男的手艺
受村里人赞扬
也得罪衙门一伙人

在这节日黄昏
晋男与衙兵
在白浪湾相遇

一方叫卖花灯
一方赶人采珠
一方让人愉悦
一方让人忧愁

晋男的叫卖声
成了师爷眼中钉
要驱赶珠民下海
必须把他拔掉

                  
卖灯人被拦阻
花灯被践踏
衙兵凶狠如狼
晋男义愤填膺
他举理力争
却被刀棍致伤
昏倒路旁

灵珠闻讯赶来
痛斥恶劣行径
今晚是团圆之夜
要珠民下海
天理难容

她把晋男背到僻处
掏出手绢
包扎手上伤口
                    
晋男醒来
望着灵珠姑娘
两眼噙着热泪
倍感救命恩人

他拿出礼物
送给灵珠
这是一把刻刀
在夜间闪闪发光

告密

一.

苟师爷带着衙兵
挨家逐户
驱赶珠民下海

白浪湾一片混乱
节日之夜
顿时人心惶惶

月光下的珠民
被衙兵押至村头
人们的旧恨新仇
涌上心头

梆叔躲在一旁
观察动静
他看见晚戈
样子鬼鬼祟祟

只见他走进人群
假装慈悲
今晚是团圆佳节
怎忍乡亲们下海捞珠

他趁珠民骚乱
走到师爷身边
一阵诡谲咬耳
泄露藏珠秘密
出卖自已侄女

二.

漆黑的夜
传来暗号梆声
灵珠知道事情不妙
紧急回家

急忙取出小贝篓
戴上渔笠
从后院破门逃遁

衙兵层层包围
声言要捉拿灵珠
只见人去楼空
四处无她影踪

师爷十分恼火
找到告密晚戈
狠狠扇他几耳光
                    
消息传到衙府
气得县令骚头挠脑
破口大骂
一群无用家伙
个个兔死狗烹
                    
第五章    夺珠
                  
护珠

一.
                  
灵珠借着天上月光
沿偏僻之道
离开白浪湾
来到乡下小渔村

她把小贝篓
紧紧绑在腰中
这比她生命还重要
若宝珠丢失
落坏人手中
怎对得起蚌母
还有天堂双亲

夜的苦与累
体力下降不支
饥饿使她无法前行
                    
金色的斜阳
撒落在村边小沙滩
仙人掌一枚枚熟果
为她提供美餐

夜幕降临
村外路边那间小屋
透出稀弱灯光
                    
一位青年灯师
正在整理花灯
手中的痕伤
还裹着那块小手绢

两个同命之鸟
不知不觉
又走到一块

二.
                  
灵珠边吃可口饭菜
边痛诉不幸遭遇
晋男义愤填膺
难抑心中不平

为取悦灵珠
他把所有花灯点亮
黄红绿紫白
一盏盏熠熠生辉

他说莲灯像她脸庞
粉红如腮落落大方
他说龙灯上的眼睛
就是她美丽双眸化身

灵珠乐了
她忘记了伤悲
如情窦初开
暗羡眼前男人

他娴熟的手艺
名遐三乡六里
他文雅随和
为人一副热心肠

晋男腾出床铺
叮嘱灵珠早点休息
随手搬出工具箱
作椅坐门外
为她站岗放哨

星月稀朗
初秋夜长
房内传来轻轻鼾声
室外夜莺阵阵唱啼
                  
一阵急促狗吠声
从村中传来
黑漆之处
几支火把在游动
向着他小屋走来
如坟冢鬼火幽灵

这是衙门一伙
夜间蠢动
捉拿灵珠
为的是抢夺宝珠

晋男叫醒灵珠
让她破窗而出
泅过对面小岛

晚戈在师爷面前
点头哈腰
他借着火光
发现地上熟悉渔笠

这顶小笠
成了晋男的罪证
师爷命令衙兵
将晋男五花大绑
一把大火把小屋焚烧

三.

灵珠站在小岛
望着火光冲天
放声恸哭
爱恨交加

她后悔自已
殃及池鱼
面对一连串的伤害
痛恨小叔
勾结衙门狗官

晋男被押解回衙门
落在坏人手中
这棵弱势小苗
怎能抗击罡风催残

她决定破釜沉舟
自愿投牢
只要还回晋男清白
死无遗憾

不屈

一.

晋男被打入囚牢
每天经受刑讯拷打
皮开肉绽
生命垂危

县令亲自提审
说他包疵灵珠
对抗朝庭
罪绺难容

晋男义正辞严
声声揭露县令罪行
一桩桩铁证如山

县令和师爷
做贼心虚
让晚戈带上酒菜
磨减晋男锐气

假惺惺前来探望
说代表灵珠为他压惊
只要她交出宝珠
不再为生计操心

香喷愤酒菜
被晋男打翻在地
他大义凛然痛斥晚戈
勾结衙门腐恶
草菅珠民
出卖自已灵魂

晚戈失去了昔日威风
被眼前的铮铮铁汉
骂得体无完肤
如丧家之犬
挟着尾巴溜走

夺宝

一.

牛县令发出通令
如不交出宝珠
就把晋男送入死牢

白浪湾的珠民
个个愤愤不平
灵珠更是心急如焚
她回到白浪湾
找到梆叔
提出以珠易人

梆叔深思熟虑
同意灵珠想法
但必须在晚上进行
他说晚上空旷夜静
遇不测少添麻烦
                  
他嘱她不要过多伤悲
大度从容
若即若离
让这伙害群之马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二.

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白浪湾火把通明
师爷骑着马
带着一伙爪牙
押着晋男
来到小小林带
一个个满目狰狞


灵珠拿着火把
站在路旁
她透过火光
看见晋男衣衫褛烂
血迹斑斑
心中无限悲痛

两人相对
面面相觑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
晋男还朦在鼓里

他有很多话
要对她说
然而口舌伤痛
难以开言

他多么想听
灵珠开口说话
只见她处之泰然
沉稳过人

她从腰间
解下小贝篓
示意宝珠在里面
                  
师爷和爪牙
如一群饿狼
向灵珠扑来
师爷夺过贝篓
得意忘形
                  
在这千钧一发
林中闯出个蒙面大汉
只见他舞动手中长棍
每一个招式
如闪电雷霆
                  
他武功非凡
不到两个回合
就把这群狂徒
打得人仰马翻

师爷正要逃跑
被他挥脚踹倒
只见一刹那
从他手中
夺过小贝篓
                  
师爷见势不妙
带着伤兵败将
赶紧逃离

蒙面人示意
这里情况紧急
不能停留
务必用最快速度
各自离开现场
                  
他交给晋男
一个厚厚包裹
行手揖礼后
便消失在夜色中
                                        
三.
                  
晋男摸黑
跌跌失失
离开白浪湾
走到一块偏僻地
便瘫倒地上
                  
他紧紧抱着包裹
望着繁星点点
想起与灵珠
来不及说句话
就这样不辞而别

夺珠的瞬间
灵珠和蒙面人的出现
使他留下众多悬念
为什么在关键时刻
分兵三路急促离开

他摸了摸包裹
里面东西又软又硬
他最想知道透过物品
了解蒙面人的真面目

渴饿与伤痛
使他难以忍受
举目四周
这里没有水源
也没有村庄

他盼望天空
赶快出现启明星
等到天亮之时
一切真相
会纵然大白

思念

一.

灵珠回到乡下
正是鸡鸣五更
看见被焚小屋
勾起她对灯师思绪

晋男连遭折磨
让她痛心疾首
更让她惦念万分

这一次特殊分别
没有泪涕脸流
没留下半句话语
更没有情之所钟
儿女情长

她真想上前
抚摸他的鳞伤
把心里的话
说给他听

然而这是一场斗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唯底气十足
才凸显坚强

早晨海那边
风挟着雷声
一阵阵传来
看天空乌云压顶
暴雨即将来临

如今的晋男
身在何方
明珠的思念
比风雨来得更早

她把肚中的泪水
开始释放
一滴又一滴
从脸腮流湿衣襟


她清理小屋残场
唯有门外那箱工具
逃过劫难
完整无损

二.
                  
灵珠回到白浪湾
守海的叮哨
早没有往日嚎狂
一个个耷拉脑袋
无精打采

她偷偷回到船上
打开船篷
面对空荡的船舱
何以乾愁万斛

如今心爱的小贝篓
杳去黄鹤
这个蒙面人
让她难以分辩
是好是坏

如是好人
宝珠就安然无羌
如是坏人
事态不堪设想

她多想有一双翅膀
飞在天空
腑瞰寻找晋男
她多想有一对慧眼
看透蒙面人
葫芦里装有何药

她真想下海
来到狼牙滩
向蚌群请罪
让蚌母受罚跟前
                  
她真想穿上白衣
让海鸥向她飞来
表演歌舞
为她解愁
                    

三.

灵珠找到梆叔
将发生的一切
和盘托出
                  
梆叔没有怨言
用句句良言
抚平她的悲伤
他要为她建间蒲屋
让她不再寂寞
不再孤单

翌日天亮
梆叔门前屋后
汇集众多珠民

他们带来蒲草
木桩和竹竿
还有竹篾麻绳
应有尽有
            
梆叔用螺壳粉
划出道道白线
只见一声令下
破土动工
夯地声和打桩声
划破长空

一扎扎蒲草
成了屋上瓦
一排排树皮
成了屋中墙

入住那一天
乡亲们按当地习惯
做了入火发糕
灵珠为乡亲们敬茶
深表谢意
简陋的小屋
充满了笑语欢声

第六章  凯旋

彩夜

一.
                                        
光阴荏苒
一晃将近一年
被衙门霸占的白浪湾
失去昔日的热闹

然而今夜白浪湾
一反往日常态
彩夜五光十色
打破了往日谧静

在小高岭上
彩色花灯熠熠生辉
一盞盞点缀夜空

白的如山茶
红的如莲花
黄的如秋菊
绿的如翠瓜

这熟悉彩灯
珠民们最清楚
今夜的白浪湾
莫非是王者归来

人们众说纷纭
把心里的爱与恨
在对话中让海风带走

有人说
彩灯如照妖镜
照出县令和师爷
朋比为奸

也有人说
彩灯白驹过隙
把县令及狗朋狐友
来个釜中游鱼

更有人说
灯师消失一年
前度刘郎今又来
势在必得

人们的对话
并非空穴来风
他们在村头巷尾
早已集结队伍
用行动保护晋男

二.

师爷接到禀告
深夜难以入眠
对这突如其来事态
居心叵测
向主子请战出兵
来个虚与委蛇

狡猾的县令
坐卧不安
他急忙登上望海楼
居高临下
窥视海湾夜
海浪声声

小高岭的彩灯
无疑向他报告
晋男回来了

牛县令恼怒跺脚
一个小小草民
怎让他如此放肆
有失衙门威严

只见他调兵遣将
备马前行
还责刑卒备好枷锁
捉拿晋男

看热闹的人
看见大队兵马
早就知道衙门之道
故伎重演

梆叔站在路边
若无其事
只见他敲梆阵阵
报告今夜平安

他的梆声
如针尖刺中县令
师爷怒指更人
今晚花灯萤火
明知是晋男滋事
为何报平安

梆叔一本正经
话中带刺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胆大者冥冥中来
花灯夜彩
难道是刀光剑影
何需胆震心惊

一番寓意深长之语
县令暴跳如雷
下令捉拿打更人

梆叔用一只手
奋力抗击
另一只手
牢牢攥紧竹梆

只见他拳打脚踢
把围攻的衙兵
打得落花流水

他冲出包围圈
蔑视一笑
向小高岭走去

师爷目睹
梆叔的一招一式
如此熟眼
让他记忆犹新

师爷突然想起
夺珠之夜
那个可怕的蒙面人

他诡谲多端
调兵谴令
随队的支支火把
在黑夜中闪动
老牛老苟骑着马
在衙卒簇拥下
向彩夜地带行进

三.

灵珠看到绚丽花灯
是晋男的杰作
告诉珠民
我悄悄地离开
又偷偷地回来
今夜就用灯会友
也用灯引蛇出洞

灵珠不动声色
把晋男送的刻刀
插在腰间
混进珠民队伍

小高岭处
骞地响起梆声
这是梆叔发的信号
告诉大家
好戏还在后头

衙兵们手持着刀棍
声嘶力遏
层层包围小高岭

珠民们拿着火把
吹响螺号
对衙兵实行反包围

衙兵的包围圈
越来越小
珠民的包围圈
越来越大

白浪湾的岸上
火光滔天
白浪湾的夜晚
成了战场

圣旨

一.

在熊熊火光中
梆叔和晋男
挺直胸脯
站在山顶上
两人一身黑衣
如绽放的黑牡丹

晋男神采奕奕
两手挽在背后
似乎蕴藏什么秘密
梆叔高举竹梆
气宇轩昂

珠民们向着他俩
不断招手
不断欢呼

县令和师爷
洋洋得意
下令带上枷锁
来到山顶

这帮可恶之徒
挥刀起棒
对准手无寸铁无辜

刹那间
只见灵珠一个箭步
挡开兵卒刀棒
用身体挡住自己人

晚戈如惊弓之鸟
走到灵珠面前
要他交出宝珠
否则生命难保

灵珠拔出刻刀
对准晚戈
铁面无情

梆叔解下上衣
卸下腰间小贝篓
将它高高托起

县令和师爷一伙
向梆叔疯狂朴来

在这紧急关头
只见晋男一声高叫
圣旨到

二.

此刻的小嵩岭
一片肃穆
鸦雀无声
晋男手捧圣旨
站在最高点

在场所有人
迅速下跪
晋男以特使身份
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
皇帝召曰
白浪湾
乃设始发港口
今辟为商埠
与海外通商
丝绸物流

嫡军校尉黄天贵
以更夫之名
微服珠乡
现已期满
今令为本郡太守
钦旨

梆叔叩首接旨
谢主龙恩
并与众高呼万岁

晋男手拿特使令牌
宣读皇帝旨谕
摘下县令乌纱
师爷和晚戈
也同罪严惩

三副早已备好枷锁
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

太守

一.

白浪湾之夜
欢呼人声鼎沸
他们把新任太守
依然叫梆叔

珠民把梆叔
高高抬起
梆叔不断挥手
向人群致意

梆叔和晋男
演释跌宕起伏神奇
让宝珠失而复得

灵珠把夜明珠
献给白浪湾
让她造福于民

白浪湾湾的夜
阵阵欢呼声
从岸上到船家
震耳欲聋


二.

风静了
雨停了
白浪湾像往常一样
恢复了往日平静

梆叔上任第一天
三乡六里的乡亲
前来祝贺
新太守风光霁月
珠民们喜溢眉宇

梆叔像往时一样
发动白浪湾珠民
清理腐官政治污渍

他敲梆集合
召开珠民大会
打开县令珠库
退还吞占珍珠

梆叔走家串户
每到一处
击梆为民请安
梆叔敲梆习惯了
珠民听梆听惯了

敲梆太守的雅称
从此在白浪湾诞生

相爱

一.

晋男和灵珠
将近一年的离别
终于劫后重逢

这一夜
晋男在灵珠家里
向她讲述北上经过

夺珠之夜急速离别
他的心情十分忐忑
天刚发亮
便急忙打开包裹
                  
他大吃一惊
里面那块皇赐金牌
还有十多个银锭
闪闪发光


一张小小上路图案
指明他火速上京
替他上朝呈递奏本

用绸锻写成的奏折
记录衙门贪腐
乾纲不振
其份量势如水火
                  
这是紧急的使命
刻不容缓
晋男顾不上伤痛
乔装打扮后
便匆匆启程

他按照图中指点方位
日夜兼程
历尽千辛万苦
终于来到了京都

皇上明阅奏本
真相大白
旨令他为特使
带着圣旨
火速赶回白浪湾

灵珠听完晋男讲述
称赞不已
说他是了不起英雄
也是珠乡人的骄傲

她把他当作自己人
教他出海行船
练习潜海本领
终于实至名归
成了外来的闯海人

二.

两人心心相印
爱情之花逐日盛开
经媒人提亲
红鸶照命

他们在白浪湾
举行婚礼
小小的船儿
成了新房

琳琅满目的花灯
缀满船头船尾
红心灯笼
在桅杆上高高飘起
梆叔用梆声
集结庆贺队伍

船队来了
珠民来了
乡亲们带着红糯饭
还有稍叶糍粑
寓意两位新人
黏不分离

在船头点起红烛
摆上香甜礼盒饼
一次次向天地叩拜
感谢父母之恩
铭谢各路乡亲

天上的月圆了
白浪湾的水清了
珠民们的歌谣
随大碗酒也唱起来了

日出东方万里晴
老蚌晒珠海透明
宝珠神光照渔户
世代安康享太平

三.

珠对晋男说
你是珠民的女婿
白浪湾就是你的家

海阔浪称高
山高人为峰
妻子的话很含蓄
也很婉转
他终干明白
采珠人自古以来
就是把心交给大海

他把赐来的银两
分给各家各户
乡亲们在原地
重新给他建起灯屋

他意识到
总有一天
灯艺不再是简单摆设
要用心修炼
才能高才疾足

第七章    珠灯

制灯

一.

梆叔上任后
釜底抽薪
各方顺理成章
白浪湾终成贸易港口
内外商贾纷至沓来

中原的丝绸
从长江船运
通过桂系水域
进入白浪湾

一条通向海外丝路
正在崛起
用丝绸布换来檀香
还有玛瑙瓷器
璀璨夺目

国际贸易的始发港
成了白浪湾似骄傲
金头发蓝眼睛
冠盖相望

买卖交易
从船到岸
一派生机勃勃
红红火火

白浪湾的夜
不再像昔日那样
夜黑寂静
备尝优患

梆叔统揽全局
一个大胆的设想
让他彻夜难眠
制作一盏珍珠灯
能让白浪湾夜夜如昼

他把任务交给特使
让他引经据典
实施巧作

灵珠告诉他
夜明珠的光芒
全靠蚌母保佑
那个小贝篓
就是陆地上蚌母

二.

晋男受命制
把自己关在工房
搬来硕大的车磲蚌
只因气氛不招
却让他杯水车薪

他找到灵珠
将心事委婉托出
灵珠告诉他
陆地蚌母
需要真蚌母液体润化
才能一体同谋
                                      
晋男决心用行动
感化蚌母
他告别身孕的妻子
驾船来到狼牙滩

六月西南浪
时而把他托上浪尖
时而把他打入浪谷
                  
他潜入海底
顺灵珠走过的水路
终于见到了蚌母

蚌母体魂虚弱
奄奄一息
晋男给她三叩头
只见她用尽气力
打开双扇
                  
晋男走近她
把液体滴入手绢
他知道蚌母仁至义尽
这是她最后一滴血

蚌母的魂魄
已由他转回陆地
晋男怎能想到
他又成了另一个特者            

三.

启航



一个非凡的夜晚
白浪湾那棵古树
高高挂起了珍珠灯  

白浪湾的夜
海面如昼
一艘艘官船
将要启航

船上的水手们
一个个站在船边
整装待发

船舱上丝绸布匹
整齐划一
只等一声令下
向异国远行
这是强国富民壮举
白浪湾重任而道远

四.

珠民们穿着盛装
在高高发令台下
吹起声声螺号
载歌载舞

晋男被任为县令
他与梆叔
穿上崭新官服
神彩奕变
站在发令台上

明珠成了港督一员
只见她在珍珠灯下
正襟危坐

只见太守一声令下
灵珠居高临下
指挥起锚

一艘艘商船
在珍珠灯照耀下
顺利闯过狼牙滩
向着茫茫大海
远行
                            
2017.7.9. 完稿

后记:

 我终于用诗歌体裁,讲述一个古代珍珠灯的完整故事。
 我工作的地方,是名符其实珍珠故乡。盛产南珠闻名于世。千百年来,珠乡文化经东汉、唐、宋、元、明、清至今历代流传,不但有“珠还合浦”、“ 夜明珠”、“ 珍珠仙子” 等美丽传说,而且还流传脍炙人口珍珠渔歌、山歌。这些最有价值的人文奇迹,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
 我出生在广西浦北县(曾经合浦县管辖),也算是半个珠乡人。弘扬珠乡文化,匹夫有责,总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亊情,愿珠乡人的古今业绩留芳百世。
 多年前,我深入到珍珠海采访。日出舟行,所经过的滩涂水路,两岸海榄树一望无边,翠叠盎然。艇尾机的马达声,不时惊飞群鲣众鸥。向导告诉我,这一带海域,相邻大陆川流出海口,河水携来大量微生物,在这里群集,成了蚌族和鱼虾的美肴。
   我终于见到了珍珠海。密密麻麻的守珠棚,,矗立海中,蔚然壮观。这是采珠人的家,也是他们的“避风港”。 他们常年累月在这里养珠、守珠,经风沐雨,抗热御寒,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都不会后退。直到珠圆斗满,才上岸归家。珠民的昨天、今天、明天就是一部古代珍珠文化史诗的延续,仿佛听到海风伴隨古郡渔歌在棚中吟唱、看到珍珠仙子在茫茫大海中舍命化珠,照亮南海,造福百姓的壮举。
   我把采访的大量素材,沉淀积累后,动笔创作,历经数年艰辛,终于一纸有文。该长诗以章节叙述,分七章三千多行。用诗写故亊,对我来说,是一个尝试。诗中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顺理成章。
 写诗,我是绒毛鸭子初下河。敢游弋,但力不从心。靣对这一粗糙之作,需要作深细加工,望读者、朋友提携相助,籍此铭谢!

                                      赵云信
                   2017年7月9日



                       作者简介

 祖籍广西浦北县。现是中国电视艺朮家协会会员,广西剧协、音协会员,北海市作协会员。
 年青时从军多年,握枪保国,拿笔学诗,一张一驰,相得益彰。解甲后多在宣传部门工作。九十年代,成为媒体报人。
 多年来,其诗歌、戏剧、新闻作品偶尔获过几次全国奖,并入选《中国文艺家辞典》。代表作有诗集《山海相邀》、二十集电视连续剧《珠还合浦》及小戏《卖蟹》、《老兄牌药酒》、《钟竹筠就义》《北海海鲜》等。




分享到
离线棱枫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8-20 14:00:11
真了不起。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