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南珠网
手机客户端

即刻下载 共享精彩

  • 33143阅读
  • 1回复

明清以来合浦地区主要野生动物的变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今昔何年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09:09:35
      从明到民国初期,合浦地区野生动物资源相对比较丰富,然而从民国末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初期,一些重要的野生动物,逐年减少,甚至濒临灭绝。造成这种灭绝的原因主要是森林覆盖率的减少,生态环境的变坏,以及人为的破坏影响。森林覆盖面积减少,生态环境变坏的原因有天灾、有人为以及病虫害。其中最主要的因素还是天灾和人为的破坏。

      【关键词】:明至民国 合浦 野生动物 变迁

      野生动物的变迁一直是我国生态变迁与环境保护研究方面的重要方向,时至今日依然是我国学者或科研单位的研究重点。明清以来,广东的合浦地区(现为广西壮族自治区管辖)一直是我国野生动物繁衍生息的乐园,这里生态环境一直保持着比较理想的原生态。明清以来,随着该地区经济的不断发展,合浦地区的社会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开发和发展,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初期,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些野生动物开始濒临灭绝或已经灭绝。本文拟以合浦、钦州、灵山三地县志为中心,并参考其他资料,略述明清以来至民国末期合浦地区主要野生动物的变迁情况及其原因。
      一、合浦地区的野生动物资源
      良好的生态环境,使得明清以来,直到民国末期,合浦地区仍然有比较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据民国较晚期的地方志载,该地区野生动物属种有以下几大类别:
      禽类,兽类,蛇类,鱼类,介类:
      历史时期钦州志、合浦县志、灵山县志及廉州府志中记载所涉及的野生动物繁多,不胜枚举,分布较广泛,现仅根据其地方志所载,现列举其生活在森林中几种主要野生动物的记载,管窥该地区野生动物变迁情况。
      有关虎的记载:
      表一、各地区地方志中有关虎的记载
      
      地处于十万大山、罗阳山等山地间的廉州府,与越南相邻,是历史上多虎的地区,虎若有出山,则达人之所居。明代有关老虎出山的记载较少,据嘉庆25年《灵山县志》记载,明代仅有嘉靖23年比较严重:“多虎,噬人计至百余”,尔后,道光14年《钦州志》记载明熹宗天啟十六年间也出现“虎入城”,的现象。直到清代,有关虎的记载渐多,清初屈大均《广东新语》载:“廉郡多虎,商旅遇之,辄诺骂以夺虎气。”1廉州地区一般“虎不恒出,频出则占旱,前两年,四出伤人不下数十”(嘉庆25年《灵山县志》卷8《物产》)。为了减少“虎出”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影响,当时已经有“乡人多设井陷之”(嘉庆25年《灵山县志》卷8《物产》)。老虎频出,对当地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和影响,造成该地当时所谓的“虎患”。尔后有关于虎的记载仍然较多,如道光14年《钦州志》记载,康熙“二十四年虎暴”;后该地于康熙“四十四年冬虎入城”。据民国3年《灵山县志》卷5《舆地志ּ灾祥》记载,清光绪年间,有三次“虎患”的记载,即光绪元年、二年“连年虎出伤人”,比较严重的一次是光绪十八年“弥望如琉璃世界,为万历来所未有,是年虎出成群,伤人无算”。
      据民国时期该地最晚的县志所载有“虎”,为民国36年(公元1947年)《钦县志》,中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初期,合浦地区仍有野生老虎出现。但是在2000年出版的《灵山县志》中则记有:“虎五十年代境内仍有出没。1959 年3 月,丰塘六颜茶辣村民兵在矮岭打死一只84 公斤重的黑白相间老虎后,二十世纪60 年代至90 年代末已不见踪影”2【135】由此断定,合浦地区的华南虎在二十世纪90年代以前基本灭绝。
      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初期,社会比较稳定,经济快速发展,人口增加。同时国民经济建设对木材资源的需求量增大,人口众多带来山区耕地开垦,劈山为田、道路修筑、矿山开采,严重冲击触犯了华南虎的生存空间,虎则伤人牲畜。久而久之,人们猎杀虎及其猎物资源,导致人与虎的矛盾激化,强化了传统上“虎为害兽”的错误观点,是华南虎灭绝的一种无形因素。

      有关象的记载
      钦州:据清道光《钦州志》记载明万历二十二年(1594):“擒群象,象由灵山地方来(钦州)辛立乡,践踏田禾,触害百姓。知州黄廷钦遣哨官张奇设策擒之,民始安耕”。这是地方志里面有关该地大象的最早记录,在十六世纪末,钦州地区大象的出现,出入田间,并对百姓的庄稼有一定的破坏,影响了当地民众的生产生活。
      合浦:合浦地区地方志中有关象的记载不是很多,史载该地大廉山一带存在过大象,但并非本来具有,乃外地迁移过来。康熙60年《廉州府志》中所收录明代李文风《月山丛谈》(已佚)记载:“象性最灵,徐少溪从槐庭兄,宦合浦。其地有象非其土产,乃从安南来者。能过海于水底行捕鱼食之。欲换气则浮以鼻向天若植桅然,良久复没”。
      记载较为详细的是早在明代嘉靖丁未(1547年),“大廉山,群象践民稼,逐之不去,时太守胡公鳌并乡士大夫率其乡民捕之······”当时由于象有着季节性地“候以秋七八月至,食人禾稻”,使得民众遭受较大的损失,不得已,“村民悉起持兵器、击锣鼓骂之”,更有甚者“或设陷井,每岁亦得二三只”。(康熙60年《廉州府志》卷14《外纪志ּ象牙》)
      以后自崇祯十年的《廉州府志》到民国36年的《钦县志》中均无象的记载,由此断定,合浦县大象在明朝末年已经灭绝。
      有关猩猩、麋、熊的记载
      表一:合浦地区地方志中有关猩猩、麋、熊的记载
      
      
      二、野生动物灭绝的原因:
     (一)森林面积的减少
      据地方志提供的记载,上述几种重点森林野生动物在解放初期到20世纪60年代,基本灭绝。良好的森林生态是野生动物生存所必需的条件,此外维持其生存空间,必要有一定的活动范围。
      历史时期合浦地区的森林面积相当广阔,然而在“1956年底,广东亚热带资源开发小组调查,全县只有31.8万亩马尾松和零星分布的常绿阔叶林,覆盖率为7%。森林主要分布于曲樟、公馆、白沙、常乐、闸口、石康的东北部,石湾、乌家、沙岗、西场的西北部,南康、福成、环城的中部丘陵山地。林木分布极不平衡,大都在丘陵山地,而山地和平原地没有大面积的森林和草地,均为裸土,另据1974年调查县内海岸,保存下来的天然红树林有9214 亩,主要分布于西场大风江沿海岸向东一直到山口英罗港”6。如此低的森林覆盖率对野生动物的生存来说面临严峻的挑战,栖息地的破坏,必然引起一系列的生态变迁,食物链的断裂,最终将导致野生动物的灭绝。
      而在灵山县1974年全县“森林覆盖率为30.66%”,2[595]虽然比合浦高,但是在整个合浦地区来说仅仅是冰山一角,远远不如前期。据县志及相关参考资料的记载,整个合浦地区森林覆盖率的减少主要有以下几点:

      1.频繁的气象灾害以及虫灾
      合浦地区的森林植被基本上属于热带亚热带植物,喜温不喜寒。对于当地植被来说最大的打击莫过于受到冰雪的侵袭,然而历史时期的合浦地区频繁遭受到寒灾的侵袭,严重的次数相对较多。“自公元1050年,特别是公元1450年左右以来,该地区温度变化的总趋势同样是较前一时期更低。其中突出表现是冬半年出现不少冰、雪、霜冻等现象,寒冷、大寒、特大寒、极大寒现象更为频繁,使本地区不少地方发生‘草木枯’,‘树木皆枯’,‘榔、椰萎败’,‘竹木多陨折’,‘杀禾’,‘杀薯’,以及造成对人类和鸟兽鱼类等的危害”。寒冷天气使得该地区热带亚热带植物急剧减少,导致植被面积大量减少,冰灾的出现,更让森林面积萎缩严重,严重威胁到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
      冰冻对森林木材的损害相当严重。以灵山县为例,“解放后,最低气温是1975 年12 月30日,县城极低气温0 -5℃,山区地带0℃以下,海拔300 米以上的迎风坡均出现冰冻,低洼浅水地方结冰几厘米。位于罗阳山周围的平山林场,山上冰厚30-60厘米,枝断树倒。罗阳山北坡,冰块处处皆是,如一片玻璃世界。山顶部分,冰厚达米余,积冰期2 天。受灾面积达14000多亩,损失木材10 万多立方米,是解放以来冰冻灾害最严重的一次。其次是1994 年1 月的霜冻,对越冬农作物为害十分严重,受冻绝收香蕉达7.6万亩,蕉农损失高达1.4亿元”。
      灾害的出现,不可避免地破坏了森林植被,大批野生动物缺乏食物来源,则有虎出山入城的现象。如民国三年《灵山县志》载:“十八年大雪……弥望如琉璃世界,为万历来所未有,是年虎出山,成群,伤人无算”。
      森林损毁的另一个原因是病虫害。“灵山县境内森林病害主要有猝倒病、立枯病、炭疽病;虫害主要有松毛虫、松毒蛾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前,林木发生病虫害很少用药物防治,严重时成片森林被毁。解放以后,直到1964年县内才开展森林病虫害防治工作”。

      2.人为因素
      森林植被破坏的因素中包含有传统社会“刀耕火种”的农业经济,如道光13年《廉州府志》载:“合浦……民垦山未活,刀耕火种。”,这种生活习性使得“昔钦州农民播种之后,不粪不耘,旱潦听天”。众所周知,这种掠夺式的开垦对森林的破坏尤为严重,甚者导致水土流失,酿成灾害。
      不单单是人类的耕作方式,人类对森林的砍伐利用是植被破坏的主要因素之一。据道光13年《廉州府志》卷23《艺文·蓄禁官山议》记载,历史时期廉州府一带森林植被屡遭人为的砍伐破坏,“历年已久,日见残败,用将积弊”。其主要是由于当地的地痞流氓(衿棍)强民所为,他们“据官山为己业,坐厂招商,旦旦伐之,视为固有”。还有刁民借着垦荒的名义,“胆敢放火烧山,小树截作柴薪,大树锯板货卖”,以达到劫略的目的。对于他人垦荒的质问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所导致的垦荒效果则又不明显,效率极低,甚至出现“迨树尽而人亦散何,会垦有尺寸之田”的尴尬局面,这种明显的借公肥私的行为在当时廉州地区并不鲜见。
      廉州一带甚至还有偷伐林木的行为,这也是造成森林毁坏的重要因素之一。对于严重的偷盗现象,官方并未做出有效的阻止措施。由于缺乏当地政府部门的监督,法令又不严,即使是对待当地以外的地方行政部门到该地采办林木的事项也是放任自流,疏于监督和防范,存在麻痹大意的现象。据道光13年《廉州府志》卷23《艺文·蓄禁官山议》载,福建常有船只到廉州一带采购木材,由于缺乏监督,甚至出现“数目及入山无从查察”,使得他方采购人员“执持一票累月经年多办私料”,导致该地森林面积加速破坏减少。
      不仅如此,廉州地区地方官跟地痞流氓勾连作案,以公谋私,致使“衿棍以关胥为护法,关胥以衿棍作爪牙,城狐社鼠,无人过问”,以权谋私,损公肥私,致使大量林木减少流失。
      上述积弊种种,若不能得以解决,使得“鼠窃狗偷仍不能免,夫芷□木料告匮。(道光13年《廉州府志》卷23《艺文ּ蓄禁官山议》)”即使牛山,也不能经受如此惨重的剥削。

      三、结语:
      历史时期合浦地区的野生动物变迁,主要是由于该地区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而产生的;生态环境的变化,主要是由于天灾和人为因素造成。为了保护好我们人类生存繁衍的生态环境,就必须保护好地方的野生动物资源;而要保护好地区野生动物资源就必须做好其栖息地的生态环境。森林植被是主要野生动物的栖息之所,只有保护好当地的森林资源,才能更好的保护野生动物资源,人类才能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历史时期合浦地区的森林植被经过了多次、反复的演替,这种演替往往影响到了该地区野生动物资源的变迁。并且这种森林的演替,人为的因素占据主体地位,其次是自然灾害。我们无法抵御自然灾害对森林生态环境的侵扰,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将天灾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甚至予以弥补。我们要汲取历史时期对生态环境破坏所带来的历史教训,通过各种途径来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减少人为因素的破坏,减轻其遭受破坏的程度。
分享到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10-18 09:17:20
历史时期合浦地区的野生动物变迁,主要是由于该地区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而产生的;生态环境的变化,主要是由于天灾和人为因素造成。为了保护好我们人类生存繁衍的生态环境,就必须保护好地方的野生动物资源;而要保护好地区野生动物资源就必须做好其栖息地的生态环境。森林植被是主要野生动物的栖息之所,只有保护好当地的森林资源,才能更好的保护野生动物资源,人类才能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