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南珠网
手机客户端

即刻下载 共享精彩

  • 32991阅读
  • 2回复

太平天国女将灵山苏三娘评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7 08:52:25
— 本帖被 十二新作 执行加亮操作(2015-11-03) —

      
      一、从一首古风说起
    清朝道光末年,广西天地会山堂林立。会党的兄弟姐妹们擎起“顺天行道”,“劫富济贫”的旗帜,到处攻击官府,抢劫当铺,出票打单,勒令地主富家献钱献物。被剥夺了一切生活依据、贫穷得走投无路的破产农民、失业手工业者、流氓无产者等,采用这种组织和斗争方式,去反抗压迫他们的官僚和地主,谋取生活中的互相援助。在众多的天地会反清队伍中,有一支活跃在广西横州与广东灵山县一带的小队伍,它的首领叫苏三娘。
    百余年来,苏三娘缟素兴兵,“为夫报仇”;率领所部健儿参加太平天国革命,转战两湖江浙;每临战阵,“矫健绝伦,屡挫兵锋”的英勇抗清事迹,虽早有文人墨士为之记述,民间传说亦多。可惜皆语焉不详,甚或张冠李戴,难得具体真实。只在龙启瑞的《经德堂集》里,有一首题为《苏三娘行》的古风,比较全面和形象地描绘了她的举止与为人。此作不易看到,且容全文抄录于后:
   “城头鼓角声琅琅,牙卒林立旌旗张。东家西家走且僵,路人争看苏三娘。灵山女儿好身手,十载贼中称健妇。猩红当众受官绯,缟素为夫断仇首。两臂曾经百战余,一枪不落千人后。名闻官府尽招邀,驰马呼曹意气豪;五百健儿听驱道,万千狐鼠纷藏逃。归来洗刀忽漫骂,愧彼尸位高官高。看不见苟崧之女刘遐妻,救父援夫名与齐;又不见谯国夫人平阳主,阃外军中开幕府。汝今身世胡纷纷,尽日乃与豺虎群。不然倘作秦州吹篪婢,尚有哀怨留羌人。征侧征贰交址之女子,送与矍铄成奇勋。汝今落拓乃如此,肝胆依人竟谁是。草间捕捉何时休,功狗功人无一似。记曾牙纛起边营,专阃声名让老兵。书生颜面已巾帼,况今此辈夸峥嵘。汝今何怪笑折齿,()事向少男儿撑。道旁回车远相避,吾倘见汝颜应赧。”
    尤启瑞,字辑五,号翰臣,广西临桂人。“道光二十年一甲一名进士”。官至江西布政使。道光“三十年丁父忧回籍。咸丰元年六月,广西巡抚邹鸣鹤奏办团练,以启瑞总共事”。
    说来出奇,一个清王朝的状元,地主团练的头子,天地会和太平军的死对头,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闲情逸致,为一个被他们视作“十恶不赦”的“女盗”、“贼妇”放声讴歌,树碑立传呢?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到:是苏三娘“为夫复仇”的“侠义”行为惊倒了他,是苏三娘英勇善战、所向披靡的斗争业绩震动了他。自愧不如之余,寓表彰以警“愚顽”,借歌颂以规劝“改邪归正”,其别有用心,是昭然若揭的。
    
    二、浪迹江湖谁家女
    苏三娘何许人也?正史缺乏记载。某些私家著述虽有谈及,但多挂一漏万,事迹多有讹误。因此,欲对其人其事有所了解,还必须做一番调查研究、辨析勾沉的工夫。
    龙启瑞写道:苏王娘是“灵山女儿”。据此,后来的论者无不说苏三娘是广东灵山人。但查阅有关方志,访问地方父老,“灵山女儿”之说根据不足,疑窦颇多。一是《灵山县志》对她的籍贯缺乏记载;二是地方父老世代相传,都说她不是灵山人。
    太平天国革命时期,曾经有人怀疑苏三娘实有其人。谢介鹤:《金陵癸甲摭谈》云:
    “并无肖三娘女贼,或城内故扮女赋以骇我兵,切不可误以为真。”
    吴家桢:《金陵纪事杂咏》第十七首往曰:
    “女贼肖三娘,伪称元帅,有女兵八百人。或云实系戏旦假装以惑人者。”
    陈云章:《劫灰集·粤寇纪异》诗注说:
    “(肖三娘)系优旦,饰为妇人,杂猱女中”。
    上引诸书所说的“肖三娘”,实际就是苏三娘。因为“肖”、“苏”音近而字似,到了江南,一人错读误写,便至以讹传讹。说苏三娘为优旦所扮,也非事实。尽管有人怀疑苏三娘实有其人,但谈论其人其事者却大有人在。说明苏三娘在敌人的心目中,是一个值得注意和令人畏惧的女军将帅。
    从文献记载和民间传说考察,苏三娘确有其人。但是,她到底姓甚名谁?哪州哪县人氏?她的家世、出身和来历如何?所说又不尽相同。在民间,一说苏三娘是湖南人。先辈以武艺传家。她年青时也学过刀枪拳棍,尤善使用双刀。虽为女子,却臂力过人。另一说她是广西郁林州人。身材高大,眉宇清秀,面容俏丽,英姿飒爽,颇有几分男儿气概。因从小随父亲卖艺为生,走南闯北,流落江湖,得以结交各地山堂豪杰,终于成了天地会的一方首领。
    但查广西横州古志,记载又有不同。原文是:
    “苏三,灵山苏村人。久与刚殿等为乱。……
    其妻冯氏,高州人。向随夫开饭店。苏三见而悦之,遂纳焉”。
    而且说:这位高州人冯氏,就是在苏三被人杀害后,打出“为夫复仇”旗号的苏三娘。由此看来,这位女中豪杰,并非灵山人,似无疑义。
    可是,苏三娘何以从高州远走灵山,并且同苏村的苏三结为夫妇呢?仍旧是一个难以解释清楚的谜。民间对此也有两种传说:
    一说是,苏三娘早在高州做饭店老板娘的时候,年纪轻轻,就已经加入了天地会。因为丈夫被人谋财害命,她在高州无法立足,被迫远走高飞,辗转流落到广西,先至郁林,后到贵县,最后到了横州,结识了在横州博合圩活动的苏三,终于结为夫妇。
    另一说重富传奇色彩。据传:苏三娘的父亲是个闯荡江湖、依靠教拳卖艺为生的老头。因为摆当卖艺,父女俩到了横州的博合圩。某日,苏三娘正随父亲在圩场献技,几个地痞流氓垂涎她的姿色,当众对她肆意刁难,备加凌辱。正着难间,一个身材瘦长的中年汉子冲入人群,喝退了为非作歹的地痞流氓,搭救了被戏弄的父女两人。这个汉子就是苏三。为了报答排难解纷之恩,老头以女相许。从此,父女俩随苏三在博合圩定居下来了。
    上述两说虽然不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苏三娘从年青时起,就是出入圩市、浪迹江湖的会党中人。她为了谋生,辗转从高州经郁林州、贵县到了横州的博合圩,和苏三结为夫妇。这种阅历,和她后来成为崛起两粤边区,驰骋于浔江、黔水之间的天地会头领,有十分密切的关系;也是有人说她是郁林州人的一个原因吧?
    
    三、小典当主的妾氏
    要了解苏三娘在天地会中的成长和作为,先得谈谈她的丈夫苏三。
    苏三,广东灵山县(今属广西)石塘练苏村人。出身于小康之家。按照当地习俗,富有人家的男子,多尊称相公,即三岁孩童亦如此。所以苏三又习呼三相,即苏三相公之意。依宗族排名,他属“桥”字辈。具体名字因族谱遗失,已无可查考。
    苏家原居广西博白县,约在明末清初,从博白移居贵县;不久,又从贵县迁至广东灵山,在现在的苏村地方垦辟荒原,耕田养鱼以谋生。苏村之名由此而来。稍后,广东肇庆刘家,广西马山覃家以及丁、陈、卢、张、莫等姓人家,又陆续从各地迁至苏村。到了清朝道光年间,苏村终于成了多姓同居、房舍栉比的大村庄。当时,丁、刘两姓有功名财势,覃、陈两姓也广置田产,苏姓与之相比,望尘莫及。单以房舍而论,和苏家紧邻的刘家一座宗祠,六排大院,就使苏家不能比其十一。
    俗话说;“为富不仁”。刘家的富有,主要是靠剥削和霸占而来的。其中包括对苏家的巧取豪夺。苏三成年理事时,家里已经没有什么田产了,只保留着祖辈遗下的一张面积六十多亩的大鱼塘,尚可维持生活。苏三是个好交游、讲义气的人,穷哥们有什么困难,只要央求于他。总可以多少得到一些接济。有一年,因为帮助一个穷弟兄殡葬父亲,以三十两银子的代价,把屋边的大鱼塘押给了刘家。半年后,苏三连本带利把钱还给了押主。刘家把钱收下了,却谎说“押契”寄存在别处,改日取回后再予奉还。苏三深信不疑。谁知又过了一年,刘家拿着“押契”登门催“债”,而且扬言如不照数清还,鱼塘就算“押断”了!苏三这才知道上当受骗。但“押契”在人手里,虽多次向团局、官府申诉,不但无济于事,还受了不少闲气。结果是还了债款,丢了鱼塘,“赔了夫人又折兵”。在备受官绅凌辱、财主欺负之后,他蹩着满肚子怨气,抛下一妻一妾,离开苏村,跑上广西的横州博合圩,结交山堂兄弟,寻机会报仇。
    博合圩在苏村西北二十五里,坐落广西地界,滨临西江,位于广西横州、贵县、郁林州和广东的廉州、灵山之间。北海和西江的物资商货,多在这里集散。因为它地连两省五个州县,流寓甚杂,极易联络呼应。苏三在博合,依靠朋友的帮忙,开了一间名曰“怡义”的小当押。和苏三娘结婚以后,就住在这间小当押里。苏三娘成了小典当主的妾氏。
    其实,苏三开“怡义”当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以当押为据点,广泛结交会党中人。横州的麦二、谢刚殿、谢廷盘;广东钦州人李士奎、李士昌;灵山人宁牛儿三;高要人张嘉祥等,都是他的“怡义”押里的常客。还和活跃于邕宁地区的“土贼颜品瑶”相呼应。他们合伙“勒包货船,打单村市”。但规定;“富者出资则免劫,贫者秋毫无犯”,“颇举 (与)群贼异”。一八四九年(道光二十九年),更共立广义堂,公开树旗帜,上书“劫富济贫”,“回乡报仇”等字样。声言“杀官留民”,严禁“私行骚扰”,违者必“查究诛戮”。于是,终日遣党四出,命令富户及当铺献钱献物,声威遍及横州、永淳、贵县、灵山、廉州、钦州和邕宁等地。
    据说,在广义堂建立后不久,苏三曾利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策划了一次“回乡报仇”的斗争。几百名山堂兄弟从博合圩直奔苏村,专打刘家。撬开铁闸,饱掠之后,连铁闸门也抬回博合圩去了。这次“专吃路边草”的“劫富”、“报仇”活动,尽管苏三没有出面,但刘家的人心里明白,主要是他放风点水,出谋划策搞起来的。因此,一心要除掉他。
    在广义堂,苏三扮演的是“军师”角色。讲体力,他不及谢刚殿、宁牛儿三等粗壮结实;论武艺,他去苏三娘甚远。苏三平日除配带一双长仅尺余的铁尺防身外,其它并无善长。但讲谋略,他却“逢人高出一筹”。自从和苏三娘结婚之后,两人出街入市,形影不离,苏三娘成了他的“贴身保镖”。凡有出票打单,“劫富济贫”,他多坐镇“怡义押”内,和苏三娘及其他头领们密谋策划,调度指挥,坐地分肥。骁勇多智的苏三娘又成了他的“贤内助”和能干的“押寨夫人”。
    
    四、“为夫报仇”,独树一帜
    广义堂建立不满一年,内部就发生了意外的分化,受到严重的破坏。曾经共同“劫富济贫”多年,而独享“济弱锄强”声誉的张嘉祥,竟然经不起敌人的威胁利诱,于一八四九年冬初叛变投敌了!李士昌、谢刚殿又不幸先后战死!为了挽回颓势,稳定军心,第二年夏初,苏三联合在灵山活动的姚大、刘五(外号飞天蜢)、宁牛儿三等,发动了一次攻打灵山县城的斗争,结果没有成功。接着,他召集各部会众三千余人,进攻合浦乐民圩,路经博合通乐民的王井峡,被敌人两路夹击,死伤百余人,大败而归。一个月以后,互为声援的李士奎 也被灵山黄太练的团勇“擒解正法”。结果,贵县、横州、灵山的天地会“余党四散”,整个斗争顿时走向劣势。
    正当苏三感到势孤力弱、左右为难之际。他家乡石塘和合浦乐民圩的团绅们却放出口风,愿意与他谈判“连和”,言归于好。苏三信以为真,于一八五○年秋率领十几个随从,坐着一乘轿子,从符合圩径回苏村。团绅们探知消息,收买塘校村恶棍吴兰等百余人,预先设伏于王井峡中。苏三一行进至半峡,吴兰等一涌而上,截住去路,用长矛、铁叉朝轿中猛刺,苏三身受数伤,始知中了埋伏。他仓卒间欲跃出轿外与敌人搏斗,但未及交手,即被乱枪杀死,十余随从同时遇难!
    苏三遭人暗算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博合圩。三娘悲愤异常。她立即打出“为夫复仇”的大旗,凭借在山堂斗争多年的建树和威望,振臂一呼,顷刻间应召而来者数百人。三娘身跨战马,白衣白甲,手持丈二铁三叉,腰横秋水雁翎刀,从博合圩率众直指苏村、乐民圩方向而来,行十余里,至虎头岭峡谷,即与敌人遭遇。三娘率众冲锋陷阵,手刃练丁教头数人,毙伤练丁百余人,余者夺路败走。消息传至石塘团局,团绅们“闻耗失措”。正当三娘“驰马呼曹”朝石塘圩冲锋前进时,灵山各地团练纷纷赶至,从四面八方进行反扑。三娘以形势不利,急命部众退却,她单骑断后,从容退走,练丁尾随数里,终不敢近。
    哀师孤旅,战罢归来。昔日的盟友或叛或死,余众四散,敌人加紧围攻,形势十分危急。正彷徨间,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号令团营,各地公众应召兴师,集中金田的消息传至博合圩,真是“山穷水复,柳暗花明”。苏三娘喜出望外,立即变卖产业,筹粮饷,治军械,整顿旧部,召集流散的友军,共得两千余人,从横州出贵县,上武宣,由勒马渡黔江,向拜上帝活动的中心地区靠拢。从此,苏三娘由天地会皈依了拜上帝会,从单纯“为夫复仇”转到直接置身于一场伟大的农民反封建、反外国资本主义侵略的农民战争里!
    
    五、投入“洪军”,转战江南
    苏三娘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率领所部参加太平军?
    这个问题。一般论者都认为在太平天国金田誓师起义以后,太平军进驻大湟江口时期。但细按史料,诚非事实。
    洪仁玕口述、韩山文撰写的《太平天国起义记》,谈及金田团营初期太平军与天地会联合的情况时,是这样说的:先是,太平军占领一富裕圩市,后弃管它往。清家迁怒于该圩,助攻占之,焚烧铺户,抢掠财物,捕杀居民。而太平军这时已占领并驻扎于一个大村,其地粮食供应亦多。太平军攻占大村的目的,是为愿率其党徒与太平军联合,但已被大村团练擒拿的陈亚贵报仇。正当太平军“在大村驻扎时,有二女匪首邱二(Kew—urh)及苏三(Su—San),性极凶悍,各率党徒二千人加入洪军。秀全纳之,但必要其听从命令及遵守会规。秀全令两女首领各率本部分驻两翼,稍离本军。”与此同时,又有天地会张钊、田芳和罗大纲等八首领表示愿意率部加入。不久,除苏三娘、罗大纲两支队伍坚决与太平军联合外,邱二嫂及张钊等又率部离去。张钊、田芳之流甚至投入清军,蜕化为镇压太平军时可耻帮凶。而苏三娘和罗大纲,却成了天地会与太平军坚决联合、共同开展反封建、反侵略斗争的优秀代表者。
    张钊、田芳和罗大钢等八支天地会武装,主要在桂平大湟江口一带活动。当时,太平天国尚未誓师起义。他们是派代表到金田与拜上帝会商谈联合的。时间应在一八五○年秋冬之间,即道光三十年秋季。而太平军第一次占领大湟江口,是在一八五一年一月十三日,即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十二日。那时候,张钊、田芳等早已与太平军分裂,投到清军营垒中去了!这一点,有受清王朝之命,专门负责镇压太平天国革命的钦差大臣李星沅的奏报为证:
   “大黄江匪犯大头羊即张钊、大鲤鱼即田芳,上年冬月(按:即道光三十年十一月)先后赴营投诚,臣向荣约令杀贼自赎”。
    一八五一年一月十二日,他在给向荣的信中又明确说道:
   “大头羊等如果归心,随同出,即可令冲头阵,杀贼立功”。
    证明苏三娘、邱二嫂和张钊、田芳、罗大纲等天地会头目,与太平军洽谈联合,应在道光三十年十一月之前,即洪秀全、杨秀清等号召拜上帝会众团营时期。太平军当时占领的圩市,应是大宣圩,而非大湟江口。太平军撤出大宣圩后占领的大村,不是大湟江口,而是武宣东乡。时间在道光三十年十月。率领队伍进据东乡的,是鼎鼎大名的肖朝贵。进军的目的是:召齐象州、武宣各地的拜上帝会众;援救陈亚贵;夺取武宣东乡的粮来;同时接应苏三娘、邱二嫂率队前来会合。由此可知,苏三娘率部加入太平军的时间,应是道光三十年十月,地点在武宣东乡圩。
    苏三娘和邱二嫂,同是当时广西天地会的著名女首领。邱二嫂与太平军联合不久,又率领所部离去,回贵县联合黄亚左、黄亚右、徐亚二、麦二等人继续“竖旗聚众”,开展反清斗争。但不到一年,就被地主团练击毙。而苏三娘先是奉命驻军于双髻山西麓的武宣东乡,遵照太平军“男女别营”的制度,改编队伍,组成一支青一色的太平天国女军,与到桂平紫荆、金田团营的会众互相呼应,为拱卫西北战线,发动金田起义做出了重要贡献。
    金田誓师起义以后,苏三娘率所部进驻大湟江口,在对河的旧圩扎营,独当西南前路,扼守三江水口,东临江口圩,北接屈甲洲。太平军驻留大湟江口时,清军水陆环攻,多次发生激战。太平军兵力不敷调遣,曾以女军当前敌。从大湟江口转战武宣、象州,回师紫荆、金田,每次临阵,妇女也多参加战斗。在东出平南、驻守承安期间,太平军中的半数妇女,皆戴特制的“藤谷帽”,与男子一样冲锋陷阵。永安破围北上时,在洪秀全的号召下,“男将女将尽持刀”,“同心放胆同杀妖”。进攻桂林,太平军“疑陈纵横参妇女,战声远近杂儿童”。妇女参战,儿童助威。每次战斗,妇女多“执兵押后”。苏三娘都是久经战争锻炼、货真价实的太平女军劲旅,在进军中参与各次战斗,所向有功,应无疑问。
    太平军从广西挺过湘鄂,东下江南,直至奠都南京,分兵四出,太平天国女军其中包括苏三娘部,都积极参与战斗,屡建功勋。这也是史不绝书的。一八五三年春,太平军攻克武昌,女军入城,“皆大脚高髻”,“服饰都丽”。据时人统计,太平军入武昌之初,有两粤及湖广男军约七万人,广西女军万余人,皆矫健善战,乃太平军中“恃以无恐”之劲旅,“遇大敌而后出之”。女军每临战,则“红绡抹额,(脚)着芒鞋,颇(称)矫健”。自武昌进军江南时,苏三娘率女军随杨秀清东下,情况是:
    “(咸丰)三年正月初三日,贼众由武昌扬帆直下。……十七日黎明,破安庆省城。……杨秀清于二十日出城,马后有大方绣龙黄旗一杆。女元师肖(苏)三娘率领女兵数百人随身拥护,尽是广西大脚蛮婆,前后不离,众贼水陆齐进”。攻克金陵后,太平军分兵北伐、西征,并向扬州、镇江进击。苏三娘军也参与了战斗:
    “女将肖(苏)三娘,伪称元帅,年二十余,姿色秀丽,有女兵数百拥卫。……攻陷扬州时,率众登城,见者属目”。
    吴家桢;《金陵纪事杂咏》第十七首,描写苏三娘所率女军的军容和战斗风格是:
    绿旗黄()女元戎,珠帽盘龙结束工;
    八百女兵都赤脚,蛮衿扎裤走如风。
    陈云章:《劫灰集·粤寇纪异》诗的描写是:
    纷纷蛮女斗戎装,宛学吴官教战狂;
    淫/妇披猖优孟技,雄雌谁得辨肖娘。
    苏三娘和她的女兵都来自广西。地主阶级的文人墨士说她们“皆广西山峒泼悍大脚妇女”。但这些饱受反动派歧视和压迫、被打入社会最底层的“悍妇”、“蛮婆”,在革命中与男军一样,肩负了“守卡巡更,筑营运粮”,“党陴守夜”,冲锋陷阵等等战斗任务,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反动派对此恨得要死,咬牙切齿地叫嚷:有朝一日能攻破天京,“广西妇女宜尽诛戮,断不可姑息赦之”。但在正视事实的人士看来,太平天国的女军,其中包括苏三娘率领的,以广西妇女为主体的队伍,她们为争取自身的自由和生活的改善,英勇战斗,在农民战争史上确是演出了“世界得未曾见之奇观,即人类的幻想亦未能形状其伟大”。
    一八五四年以后,关于苏三娘的记载已经少见。这位两广山堂的女中豪杰,太平天国的巾帼英雄,为什么消声匿迹了呢?至今仍旧是一个费解的谜!有人说:到江南后不久,她就和罗大纲配为夫妇。如果确有其事,那么,这一对崛起于天地会山堂,同归附太平天国义师,骁勇善战,屡建奇勋,义侠声威震遐迩的英雄夫妻,真是珠联壁合,相得益彰了!
分享到
离线响叮咚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10-27 15:57:30
灵山女儿好身手,十载贼中称健妇。
离线邓小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3-04 09:28:11
义侠声威震遐迩的英雄夫妻,真是珠联壁合,相得益彰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